诊疗椅上的谎言-中心介绍-武汉大学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中心

书评 诊疗椅上的谎言

诊疗椅上的谎言

2014-03-06

一个好的心理医生,究竟应该恪守医疗守则、不带一丝个人感情地面对病人?还是应该与病人建立相互信赖、真诚以待的关系?当上门求诊的病人蓄意欺骗,或是不愿说出真心话时,心理医生该怎么办?本书展现心理治疗过程人性困顿与出口,是对人性觉察的殷切提醒。


谎言的对面 

一本书里面有几个谎言? 
首先看看书里的主角恩尼斯归纳的几条,他也反映了作者的观点和态度。 
1、只有当内容对病人有帮助时,才能揭露自己的内心。 
2、明智地揭露自己。记住你是为病人这么做,而不是为了自己。 
3、如果想继续吃这行饭,必须顾虑到其他心理医生可能的反应。 
4、心理医生的自我揭露必须分阶段进行,注意时机:有些在后来可能有帮助的揭露,提早揭露可能会有反效果。 
5、心理医生不该分享他自己都感觉很矛盾的想法,应该先寻求辅导或自我治疗来解决。 
 
 
 
我们来推导治疗的三要素:真诚、共情、无条件积极关注,这三者是不是像恩尼斯说的那样都是设限的,而设限的原则是什么? 
 
 
在一本教科书的描述中认识真诚(genuineness)。真诚就是咨询者在咨访关系中“做真实的自己”,不特意取悦对方,不因自我防御而掩饰、修改自己的想法和态度,不文饰、回避自己的失误或短处。罗杰斯曾这样论及真诚:“在(咨访)关系中,治疗者愈是她自己,愈是不戴专业面具或个人面具,当事人就愈有可能发生建设性的改变和成长。真诚意味着治疗者对当时当地流过自己心头的情感和态度保持开放。” 
真诚为何具有治疗的作用呢?真诚增强了当事人的安全感,促进了当事人对咨询员的信任。真诚具有榜样的作用。 
 
 
 
而恩尼斯的观点似乎在帮助我们澄清真诚的误区。 
 
 
整本书里面,我们看见各种各样的谎言,阻碍着当事人的成长。 
1、希摩.塔特,美国心理治疗协会前主席,来见恩尼斯是因为他与贝拉——他的当事人发生不正当关系。贝拉吸毒、自杀,依赖一切,沉溺危险性行为,丈夫和贝拉父亲一样常出差,经过几年折腾后放弃了贝拉,只是因为宗教而没有放弃婚姻形式。在咨访关系中,贝拉对塔特发生强烈地移情,塔特分析出贝拉以前是用自杀和性填补空虚,掌握生命,现在的贝拉用对塔特的幻想与移情来抵抗自杀和危险性行为。 
贝拉母亲早逝,父亲有细菌恐惧症,在成长过程中几乎没有touch,她一直通过自己的方式来获得存在感和联结,自杀或者危险性行为,每一次这样的行为都能获得存在感,感到自己与他人的联结。 
随着咨访关系的建立与深入,贝拉渴望与塔特建立更深的联结,而在她的方式里,似乎只有性,才是有可能安全和稳定的,才是给予爱与接受爱。只有当他人甚至为了自己能突破所谓的原则时才能信任对方。 
贝拉成功地把塔特也拉入进自己的行为模式。 
 
 
 
塔特是心理治疗的权威,他深信自己足够好,比贝拉以前的数个治疗师都好,或者他害怕自己做得不如别人。在治疗中,贝拉数次用他自己的观点来驳斥他,比如:创造每个病人的诊疗方案。这是有意思的抗衡。刺激着塔特变得更有活力与思辨。 
塔特年岁已高,熟悉的生活和衰老的进程让他丧失性功能。他感受到性的诱惑,利用当事人的移情来改变当事人的行为,最终却变成了需要贝拉对他的性依赖。 
 
塔特对恩尼斯的态度是长者、权威却也是真诚的,他教会恩尼斯如何真诚地对待当事人。就像塔特对恩尼斯描述自己对贝拉真诚的说着自己的性回应。 
 
最后70多岁的塔特被拉下权威的椅子,被辞去训练师的职务,他离开妻子和贝拉生活生活在一起,在他宣称自己治疗成功、观念正确的证据照片里,他满足地笑着,而贝拉带着惆怅开始了新生活。 
 
塔特把自己的私心放在当事人的前面,沉溺自己治疗的与众不同,实际上或许是贝拉治疗着他的衰老,贝拉帮助他完成自己是个独一无二天才的想法。 
塔特的真诚在于细节,却在关键时机失去了真诚的本质,他没有认清真诚是为了服务当事人而不是自己,他对自己真诚了,而选择性地忽略了对贝拉的真诚,没有更深入一步帮助贝拉分析面对自己的问题。 
 
 
 
2、贾斯丁和恩尼斯之间是第二段故事。恩尼斯和妻子渐渐没有感觉,而妻子因车祸突然离世结束了这一切。恩尼斯花五年的时间教依赖他人的贾斯丁学会离开妻子。贾斯丁的每一次尝试都以失败告终,最后因新的恋情离开了妻子。恩尼斯的治疗重点变成了如何教贾斯丁离开妻子。这是真的心理治疗吗?给当事人大量的建议,却没有帮助当事人成长。 
 
3、马歇尔和彼得之间的诊疗。彼得是个骗子,第一次伪装成当事人获得马歇尔的信任骗取马歇尔9万美金,第二次伪装成和马歇尔一样是受害者的蓝道医生,骗取了马歇尔2万4千美金。这些谎言,马歇尔可以识别吗?可以,但马歇尔却因为对金钱和地位的执迷,对自己的自信选择性地过滤掉这一切。 
 
4、杰西因为不愿说谎,不坦诚而选择终止在马歇尔处的治疗,而卡罗却因为愤怒,编造谎言开始和恩尼斯的治疗。 
 
5、卡罗以谎言开始和恩尼斯的诊疗,他们之间的治疗很有意思,恩尼斯学着坦诚,学习在治疗中合理的运用真诚,最终换回了卡罗的信任与真诚。 
 
 
 
 
------------------------------- 
 
真诚对治疗者来说是不特意取悦对方,不因自我防御而掩饰、修改自己的想法和态度,不文饰、回避自己的失误或短处。 
而对当事人来说,真诚涉及到大量的自我袒露,必须有足够的安全感和能量,才会有更多的袒露,才会更深入。 
 
从一开始,当事人不管被动或者主动,都会袒露一些自己的信息。而治疗师的处理方式会刺激着当事人选择是否真实的面对治疗师,面对自己。 
 
我曾经找过几个治疗师来梳理自己的问题,有很好的,至今还能感受治疗师的温暖和支持。也有一些不愉快的经历。这本书唤起了我这些不好的感受,也重新思考真诚到底应该怎么做,原则是什么。 
 
 
 
--------- 
 
因为兴趣,在学习心理学后开始尝试着新的改变,从03年开始做心理咨询。一年,接触到一位心理治疗师,他比我只大一岁,但在专业会议中,他对咨询师们的督导,对咨访关系中精妙的解析让我印象很深刻,所以私下就询问是否可以做一次体验。他很爽快地答应了,但因为时间的限制,我们只能将这次访谈定在会议第三天的晚上8点。经费定的是一个小时200元,谈两个小时。地点,他定在了他宾馆的房间。商谈得很快,3分钟我们就敲定了这一切。 
晚上8点,带着白天工作的疲倦,忐忑的盼望,我重新见到他。他开房门以后,请我落座,说专门为我泡了茶等候我的到来。房间很小,座位仍然是宾馆原有的摆设方位,一字型,旁边不到半米就是一张铺着白床单的大床。然后他坦诚地说今天晚上喝了不少酒,可能无法做好原定的访谈,随便聊聊可以吗。看着他微醺的眼睛,有点摇晃的身体,我其实有些不悦,但想到他白天精妙的分析,有些不死心,仍然表示,既然有约定,还是照常吧,诊疗费我还是会给的。他争执了几句后来没有明确的拒绝了,访谈算正式开始了。 
我开始述说自己的问题,他眯着眼睛听。不知道为什么,我的防御开始起来了。但我提醒自己想要收获,必须坦诚,多投入,却一直没有办法投入,于是心里纠结着,开始没有感情很隔离冷酷地说着自己的重大创伤。而他身上有些酒气,微微笑,喝着茶,身体略微前倾听着。听完之后,他也做了一些自我揭露,和互动。 
谈话持续了2个小时,他没有结束访谈的意向,可是开始打哈欠了,我有些不安,问询他是否很累,他说没有关系。又过了半个小时,看他又打起哈欠,心里有些不忍,于是我希望给他一些反馈然后结束访谈,分析着自己的表现和感受,觉得今天来,他已经喝酒了让我心理其实多少还是介意的,但在访谈中他有句话确实说到了我的心里,可其余的时候觉得自己很不安全,他帮助我强化了对我有触动的东西,提到第二天还要开会。而我很识趣地离开。走之前,我犹豫是否要给钱,500元钱一次的会谈。他也没有再提钱的事情。 
在犹豫中,没有给钱,而他送我走出房门,一直在门边看着我的背影直到消失才离开。 
 
 
 
回家以后,心里因为他送我这个举动忽然温暖起来,于是第二天买了价值500元的礼品送到宾馆,听工作人员说他正在忙,于是打电话给他,他未接(他知道我的联系方式,在访谈开始前我未找到房间用手机联系过他),发短信感谢他并告知将礼物放在前台,希望他旅途愉快(未说礼物的价格)。他也未回。第三天到宾馆查询,前台小姐说礼物已经不在前台。问询老师是否已经离开,她说是的。 
 
 
 
 
 
当我作为当事人很努力袒露自己,真诚的时候,却有着非常不好的感受,难受,愤怒的情绪更多一些。 
我这才深刻体会到咨访的时间设置,地点设置,其他的规范设置会带来基础的安全感。 
不仅是咨询室里的互动,咨询室外的互动更能让当事人感触。 
 
在众人面前,他有着很好的分析能力,一直到现在我还能在他blog里常常看见当事人说把他当作父亲而写的一些文章。可是这次体验却让我觉得自己的感受和别人很不一样。 
 
有些疑惑,是什么阻碍了我,什么阻碍了他。 
 
 
谎言的对面不仅仅只有真诚,也不仅仅是真诚就够了。 


转自豆瓣

友情链接

·525心理网 ·中国心理学会 ·湖北青少年心理在线 ·华中科技大学大学生发展研究与指导中心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心理咨询中心 ·壹心理 ·心事鉴定组 ·武汉大学自强学堂网站 ·中华心理教育网 ·心理月刊 ·华夏心理网 ·知乎精选-心理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