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析夏目漱石的心理小说《心》-中心介绍-武汉大学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中心

书评 试析夏目漱石的心理小说《心》

试析夏目漱石的心理小说《心》

2010-06-23

    长篇小说《心》发表于大正三年(1914 年) 4 月,是日本近代文坛巨匠、批判现实主义作家夏目漱石(1867 - 1916 年) 的后期代表作之一。笔锋直指专制时代知识分子中利己主义者可恶、可悲、可叹的孤独内心世界。
小说《心》由“先生和我”“父母和我”“先生和遗书”三部分组成。作者通过塑造“我”这样一个年轻、不谙世事、正直求知的人物,目的是让他从先生那毫不粉饰的心灵独白中获取活生生的教训,以新生代知识分子的形象迎接新时代的曙光。“我”是作品中惟一代表着日本的未来和希望的人物。从内容上来看,前两部是小说故事情节的铺叙,后一部是小说的高潮。作者通过先生的遗书,揭示了利己者害人害己的悲剧,反映了明治时代没落的封建意识左右着人们的行为以及处于彷徨中的知识分子的“憎人厌世”的悲观情结。
小说一开始就把“我”和先生紧紧地拴在一起。他有一种莫名的亲近感,可言谈举止总是像谜一般,让人捉摸不透。这就是小说的伏线,整部小说是通过“我”眼中先生的行为素描来设谜、解谜的。
首先,先生对“我”的态度,为什么总是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十分冷淡的感觉?猜不透他为什么整日只在家里思考、学习而不到社会上工作?为什么独自去杂司谷墓地扫墓成了他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他和夫人十分恩爱,却为什么反复流露出“爱情是罪恶的”[1]? 一个个谜面令人费解。先生对人对社会的这种感悟究竟是怎么产生的呢? 就连夫人也在疑惑: 先生为什么会这样憎人厌世? 当先生得知“我”的父亲身患顽疾,为什么忠告“我”:“在关键的时候,谁都会变成坏人,尤其是在金钱面前。”[2]这一连串的问题为引向小说的高潮做 了重要的铺垫。
“我”觉得和先生谈话“比在学校听课受益,但在这位思想家所持的理念中,像是隐含着一个强烈的事实。”[3]这事实蕴藏了一个巨大的秘密。
先生的过去一直困扰、左右着他的行为和人生观。学生时代的他待人热情真诚、乐观向上,有理想、有进取、富有同情感和责任感。由于在父母遗留的财产问题上,他受到其最信赖、最挚爱的叔父的欺骗,对周围的人和社会产生了厌恶感,他警惕周围的人,惟恐再受骗。当他到东京求学住在小石川公寓时,他发觉自己爱上小姐,便陷入不可自拔的矛盾中。一是夫人唆使小姐尽量同自己接近时,他蓦然想到夫人是不是以同叔父一样的用心,想侵占自己的财产;二是小姐同自己亲近,是否也和夫人一样在欺骗着自己。这一切都缘于叔父对先生的伤害。
同乡好友K 的自杀事件改变了先生的人生轨迹。K 为了心中的道义,走上了自己选择的道路,而与家庭父决裂。先生为了使K 尽快摆脱困境,恢复、调理身心健康,说服夫人,硬把他拉进自己的生活圈子。然而当先生发觉K 倾心于小姐时,便立即抓住K 的弱点,抢先向夫人表达了自己要娶小姐为妻的意愿。K 为此而自杀了。K 的死使先生猛然意识到自己竟和叔父是同一类的人。在爱情方面虽然自己靠欺骗获胜了,但在人格上却失败了。一向厌恶别人的先生也终于厌恶自己,他害伯走向社会中同人打交道、害怕再次受骗,更害怕自己再次伤害别人,因此他只好把自己封闭在狭窄的、令人窒息的空间中无所事事。他苟活在世上,独自到杂司谷墓地坚持向K 忏悔内心的罪恶,以求得到些许心灵的慰藉。
小说的独到之处在于作者有意识地安排了五个死亡事件,并通过死亡的强烈震撼力,细腻描写了人物的内心活动过程。这五个死亡事件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即大家都与明治时代的精神共存亡。这里所选取的人物也是各具代表性。天皇是明治时代的文明、文化的象征;乃木大将是明治天皇的宠臣、典型的军国主义分子;父亲是明治社会普通百姓的代表者;K 和先生则是不同侧面的知识分子形象。这五种人代表了整个明治社会带有强烈封建意识的人物群体形象,从他们身上可以折射出明治精神。这五个死亡事件彼此之间相互关联,故事情节也随着明治社会的终结而结束。小说展现的是一种压抑苦涩、悲观厌世等灰色基调的画卷。
小说中最先出现的死者是先生的挚友K,生前和先生有着一段非同寻常的交往,他的死与先生有关。学生时代他无论在哪一方面都比先生强,但他也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只有取得他人的信任,才能有果敢行动的胆量和勇气。所以,当他喜欢小姐时,十分想从先生那里得到支持。然而先生并没有给K 满意的答复,反倒提醒他:“在精神上没有上进心的人,是傻瓜。”[4] K 深深陷入理想与现实的矛盾冲突中,接着又从夫人那里得知先生和小姐之间结成了新关系,便悄然地自杀了。K 的自杀既缘自先生的背叛,也缘自其内心难以超越的孤独。
K的自杀给了先生很大的打击,难以逃脱自己的罪恶,“与其自己鞭挞自己,倒不如自己把自己杀掉。”[5]为了妻子,他只好像木乃伊一样苟活到今天。从知识分子内心的矛盾、孤独、寂寞来看,先生和K都是一样的,可以说K的自杀预示着先生的未来。
作者为了使先生的自杀事件让读者自然接受,便用心周到地在“父亲和我”中,描写了父亲的病危。父亲本身就长期患有慢性肾病,天皇死后,父亲的病急剧恶化,乃木大将殉死,父亲旋即陷入病危状态,父亲是代表了明治时代持有的国家民族主义精神的广大民众,他们把自己的安危同象征国家的天皇一体化了。明治天皇的死使先生感慨万分。他觉得“明治精神始于天皇,终于天皇,受明治精神影响最深的人们以后活下去,也毕竟是不合时宜的。”[6]他说:“如果自己能殉葬的话,就准备为明治精神殉葬。”[7]乃木大将的殉死是先生苦苦等待摆脱一切羁绊的契机,它直接刺激了先生,使他毅然选择了自杀的道路。作者将先生的死置于天皇驾崩、乃木殉葬这一特定历史背景中,表达了对“充满自由、独立和自我的现代”社会的嘲讽和批判。先生的悲剧情绪,也是日本明治末期知识分子的悲剧写照。
从整部小说创作风格来看,首先作者实现了把社会学同心理学结合起来的创作意图。心理描写与社会、宗教、伦理和道德等问题的穿插、结合是他文艺思想的明显特色。
其次,小说的意识流程是通过暗示法来支配的:K 的死暗示了先生的未来;明治天皇的死暗示着明治社会的结束;乃木大将的死暗示着武士道军国主义思想对后世的影响;父亲的死暗示一部分国民崇尚天皇,把自己与天皇政体一体化的愚忠;先生的死暗示着深受明治精神影响的知识分子的悲哀。
第三,运用现实主义和心理学分析方法,严厉而忠实地揭示了明治社会的矛盾和丑恶,深刻地探讨了日本近代知识分子的利己主义和孤独的内心世界,把知识分子的复杂敏感、谨小慎微、多疑妒嫉、隐瞒欺骗等内心活动真实艺术地再现给读者。
第四,尽管作者对笔下的人物没有进行肖像描写,但通过大量的人物心理刻画,将一个个孤独的灵魂活脱脱地跃然纸上,使人感到有血有肉、真实可信。
《心》是一部非常成功的心理小说。虽然小说中人物思想意识所赖以形成的社会语境距今已有百年之遥,然而夏目漱石对于明治末期知识分子内心世界的探讨仍然会给我们现代人以很多启迪。

【参考文献】
[1]日本文学研究资料丛书.夏目漱石( Ⅰ、Ⅱ、Ⅲ)[M].有精堂,1989
[2]赤羽学,刘立善.夏目漱石的《心》与个人主义精神[J].日本研究,2005,(1)
[3]李素.从夏目漱石《心》中的人物自杀现象透析日本人的生死观[J]. 青岛远洋船员学院学报,2006,(1)
[4]肖霞.夏目漱石和他的小说《心》[J].山东社会科学,1995,(1)
[5]倪玉.对利己主义的无情揭露和鞭挞———夏目漱石的《心》试析[J].日本学论坛,1986,(1)
[6]李光贞.试析夏目漱石小说中的“明治精神”[J].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学报,2007,(5)
[7]李艳梅.夏目漱石笔下的知识分子[J].黑龙江教育学院学报,2003,(2)


(作者简介:李芳,临沂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助教)

友情链接

·525心理网 ·中国心理学会 ·湖北青少年心理在线 ·华中科技大学大学生发展研究与指导中心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心理咨询中心 ·壹心理 ·心事鉴定组 ·武汉大学自强学堂网站 ·中华心理教育网 ·心理月刊 ·华夏心理网 ·知乎精选-心理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