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勋说红楼梦-中心介绍-武汉大学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中心

书评 蒋勋说红楼梦

蒋勋说红楼梦

2016-01-08

《蒋勋说红楼梦(第1辑)》是蒋勋先生的《红楼梦》私家讲堂——这里,有繁华、幻灭的空灵与哀伤,有青春的孤独、寂寞和彷徨,更有活泼泼的真生命,热辣辣的真性情。读《蒋勋说红楼梦(第1辑)》,已不再是欣赏美文,也不是寻找思想,而是一个生命在叩问和聆听另外的生命。跟着蒋勋老师读《红楼梦》,才是真正阅读自己的一生。

蒋勋,台湾著名美学家、文学家、画家。一九四七年生,福建长乐人.。文化大学史学系、艺术研究生所毕业,后负笈法国巴黎大学艺术研究所。一九七六年返台。曾任《雄狮》美术月刊主编、东海大学美术系主任。现任《联合文学》社长。其文笔清丽流畅,说理明白无碍,兼具感性与理性之美,有小说、散文、艺术史、美学论述等作品数十种,并多次举办画展,深得各界好评。其中早些年,北京三联就曾引进他的著作《写给大家的中国美术史》,随着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的《汉字书法之美》《孤独六讲》《生活十讲》的热卖,引起了不小的“蒋勋热”,他对《红楼梦》独特且全方位视角的解读,让林青霞每周必飞台湾亲听蒋勋授课《红楼梦》,并称蒋勋老师是她唯一的偶像。

与蒋勋老师结缘,前后不过两个月的光景。先是好友在电话里推荐一本叫《生活十讲》的书,用了蒋勋的名字上网去搜,却找到另一本《孤独六讲》,当时感觉“孤独”比“生活”更形而上,就不由分说地买了,只翻了一页便有几行字扑进眼里:“刘邦在九泉之下读书到《史记》,恐怕也会遗憾,他赢得了江山,却输掉了历史。”顿时找到了知音的感觉!很快读完了他的两个《讲》,便逢书友必推荐。接着就有先前的同事小友来找我,说你知道有个蒋勋吗?我们要出版他讲的《红楼梦》,蒋勋说《红楼梦》,就像说《生活》和《孤独》那样说?我的兴致马上来了。于是,这本《蒋勋说红楼梦》我就有缘一读再读了。

但凡识文断字的国人,不知道《红楼梦》的不多,但像蒋老师这样把一部红楼从十几岁一直读到六十几岁的也没有几个。我不是《红楼梦》迷,也不是红学专家,但蒋勋说的红楼却令我这样的人着迷,是因为走进蒋勋老师的《红楼梦》私家讲堂,我发现——

第一个亲切是蒋老师开宗明义,他说:评价一部小说的好坏,最根本的一个原则就是“好看”,要让人有读下去的快乐,而《红楼梦》真是一部好看的小说。我生在穷乡僻壤,儿时又逢“文革”,根本没听说过《红楼梦》,能读到的书只有《艳阳天》《红岩》《林海雪原》之流,当时最喜欢看的、后来记住的都不是大场面,也不是真英雄,而是小白茹披散着头发去见二零三,或者萧长春死了媳妇后好几年都没续上弦之类上不了台面的细节……看电影也是,怒目圆睁,宁死不屈的女英雄没怎么记住,女特务的卷发、口红、高跟鞋,仰着头吐烟圈的妩媚却过目不忘。当初不明白这其中的缘由,总觉得自己不够高尚,专拣那些低级趣味来关注。听到蒋勋老师讲到学完“岳母刺字”,总担心哪天回到家被妈妈拉过来脱了衣服“精忠报国”时,我忍不住笑了,道理很简单,我们的课堂和主流文化,通常只关注“有意义”的部分,很少关心与人的生活贴近的“有意思”的部分,而“有意义”和“有意思”是两回事。好的小说是要负责“意思”的,可蒋老师又说了,一部小说要做到“有意思”不是件简单的事。
      首先,一部小说要好看,它的作者一定要对生活有爱,要活得认真,要对周遭的一切充满好奇,《红楼梦》最让人着迷的地方就是它的细节。一个不热爱生活的人不可能如此细致地描述一件衣服、一盘菜。原来,小说就是把事情往“小”了说,它不负责传递思想,也不承担正大的教育,而是用一种“比如”的方式把一些微妙留给人看,这种“不确定”最能呈现生活的复杂跟美妙,而正是这一切让我们触摸到生命的质地,法国有个跟曹雪芹齐名的人叫普鲁斯特,曾这样说小说的妙处:“当人亡物丧,往日的一切茫然无存时,只有气味和滋味还会长存,它们如同灵魂,更有活力,更能长久,也更忠实,它们在其他一切事物的废墟上回忆、等待和期望,在几乎不可触知的水滴上坚忍不拔地负载着宏伟的大厦。”跟着蒋勋老师细读《红楼梦》,你就能感受到作者一定是富贵过也落魄过,也真正用心地感受过这个世界。好的小说家,一开口就见功力,同样的故事,要看谁来说它!
      其次,一部小说要好看,一定能超越时空。我生在北方,冬天里的夜长,家里经常聚着一群奶奶,我习惯听着她们扯着张家长李家短入睡,那些从寻常日子里滚出来的奶奶们个个是语言大师,她们嘴生动得能入诗;而今,跟着蒋勋老师读红楼,竟然就像回到了小时候的冬夜,其中的人情世故、嬉笑怒骂竟亲切得没有一丝隔膜,仿佛三百年的时光没有了,这位雍容华贵、历尽沧桑、饶有情趣的作者是在昨天才写下了这一切。忽然想起大约在一千多年前,日本,有一位在宫中供职的女子清少纳言,偶尔得到一捆枕头厚的草纸。随后便在悠悠度日的闲暇时刻,兴之所至地记录下了自己的观察与随想。按她自己的话说:她并没有打算把这些“废话”、“不得要领的话”拿给别人看。只是没有想到,一不小心漏到世上去了。这一“漏”,造就了日本文学史上的一部杰作《枕草子》,《红楼梦》也是这样“漏”到世上的,因为没有什么写作的目的(抱负和使命),也因为只是想自己写着玩的,却不小心从悄悄在坊间流行变成了一部畅销三百年的名作。
       再次,一部小说要好看,作者一定要有情。蒋老师说,作者简直就是个佛菩萨,能随时幻化为书中的任何一个人物,对笔下的每个人都有理解和悲悯。历尽繁华又阅尽苍凉,使作者的生命充满张力。读过《红楼梦》的人都知道作者的渊博,他阅尽经史子集,发现中国道统中最缺乏的东西就是:情,所以他发下大愿,要用泪研墨来写一部有“情”的书。聂绀弩曾说:“五四新文化运动要是高举《红楼梦》的旗帜就好了——五四批判非人社会与非人的文化,但缺乏正面的旗帜,其实,《红楼梦》就是产生于中国土地上的关于人的伟大旗帜——红楼梦是人书,是人的发现的书,是人从人中发现人的书,是人从非人中发现人的书!”蒋老师说《红楼梦》,一直在强调宝玉的用情之深,这个情,不是滥情、色情,甚至不是爱情,而是对自己周遭所有生命的体贴与同情、怜悯与安慰,是“千红一哭,万艳同悲”的情,细品红楼,“情”字凝结在它的字里行间。随着蒋老师的解读,你会从宝玉的举手投足、音容笑貌里体味他的用心待人,以情处世,其中有真施予和全奉献,绝对是大情怀,大悲悯。
      还有,一部小说要好看,作者一定要真诚。很多人至今不明白,真诚不是个愿望,而是一种能力,一种能表达自己真实意图的能力。比如,蒋老师眼里的《红楼梦》,是一部敢于直面成长困惑的青春小说。其中有对生理变化的敏感好奇;有对禁忌和规则的反叛逾越;有对爱情的执著和毁灭;有对彼此的计较与妒忌;有对成长的无奈与烦恼……跟着蒋老师,你将被送回到那个生命最初的世界,不知不觉中,你被带动得明敏起来,这明敏帮你擦亮了已经模糊的记忆,这些记忆里有颜色、声音,甚至,还有气味:中学里时时处处和你较劲的女同学那对高高的羊角辫;情窦未开时那个冒着严寒给你送橘子的男孩冻得通红的脸;大学里暗恋着的男生响在图书馆里的脚步声;见到你就手足无措地只会抽烟的男同学留在宿舍里的烟味……青涩的磕碰、刹那的惊醒、暂时的迷惑、久久的陷入……原来,那些活泼泼的真生命,发自心底的真性情一直都在,只是岁月把它们封存了,如今,有蒋勋老师的《红楼梦》做引子,时光留在你记忆上的铅封被开启了,一旦回到自己的青春现场,你会惊讶地发现:原来你的青春生活本身也曾是一件艺术品!
      ——转自豆瓣读书

友情链接

·525心理网 ·中国心理学会 ·湖北青少年心理在线 ·华中科技大学大学生发展研究与指导中心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心理咨询中心 ·壹心理 ·心事鉴定组 ·武汉大学自强学堂网站 ·中华心理教育网 ·心理月刊 ·华夏心理网 ·知乎精选-心理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