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名状》:可叹人生不是戏-中心介绍-武汉大学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中心

影评 《投名状》:可叹人生不是戏

《投名状》:可叹人生不是戏

2008-01-05

《投名状》的世界是悲凉而绝望的,与80、90年代恣意挥洒的港片截然不同,影片沉着内敛的气息给人带出一种别样的震撼。陈可辛通过灰暗的色调、富满悲情的弦乐以及荒凉残酷的战后场面,在结构上造成一种强烈的、心理上的失落感。许多场景以及事件背后都伴有一段画外旁白,不过这个旁白并非来自于一个隐藏在银幕背后的、无形的全知叙事人,而是出自影片中一个有形的人物:影片的主角之一,姜午阳。


陈可辛造就了一种别致的叙事方式,姜午阳既是旁观者,也是参与者,尽管从视听方面看来,姜午阳这个角色似乎无所不在,但作为一个人物化的叙事人,他不可能获得全知视角,从本片的构架看来,也不可能出现一个洞知一切的人物,因此,姜午阳的旁白只能作为他个人对事件的阐释、推论和臆测,他的观点,也就不可能是影片所要表达的观点。陈可辛构建了一种有别于以往一根筋式的国产大片的戏剧模式,让人眼睛一亮。在视听方面,影片的开头字幕实际上起到极其简洁的叙事功能,避免了国产大片常犯的视象重复毛病。黑泽明式的战争场面,荒凉的战后景观,配上忧伤的大提琴、律动的钢琴、雷动的战鼓,传达出一种无可避免的悲情。


这是一个从开头就可以预知结局的故事,庞青云、赵二虎以及姜午阳三个性格迥异、有着不同追求和人生观的角色走在一起,本身就注定不会有完满的结果。从战场的尸体中爬出来的庞青云,有着自己的政治抱负和价值观,从某种程度上看来,他是现实的,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残忍杀戮令人侧目,他把两位结拜兄弟玩弄于鼓掌之间,庞青云深知一将功成万骨枯的道理,为了理想,可以牺牲一切,包括兄弟、尊严以及爱情。他机关算尽,终究没有料到,自己也无非别人手上一颗用完即弃的棋子罢了。赵二虎的悲剧来自于对兄弟情谊的执着,他相信承诺,相信责任,而在那个背信弃义的时代里,这注定只能被人利用和玩弄。他给不了莲生应有的幸福,也兑现不了对兄弟的承诺,至死都对庞青云的背叛毫无知觉,可悲可叹。


相对于两人,姜午阳显得较生涩,或者说他仍然是个有待雕琢的对象,一开始他崇拜庞青云指点江山的魄力和统筹能力,但在事情的发展中,他开始逐渐怀疑,直至最后反目成仇。但姜午阳依旧无法摆脱固有的局限和天真,他未能真正理解庞青云的抱负和真心,误以为是红颜祸水,他以为杀了莲生,就可以让兄弟重归于好,所以直到最后,他都未能了解庞青云的真正死因。陈可辛高明的用一场表现三兄弟情义的戏剧,来反讽三人之间的误解和疏离。人生如戏,可叹人生不是戏。挣扎在乱世里的人们,谁是谁的棋子,谁又是真正的胜者?当沾沾自喜地沉湎在自认为成功的喜悦之时,是否记得,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道理?


影片的镜头处理别开生面,除了通过戏剧与现实战争的切换来推进事件发展之外,那场兄弟之间的嬉戏场面与战场上冲锋陷阵的情节交互切换的蒙太奇剪辑也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其间传达出来的反差效果令人难忘。攻打苏州城的细节是影片最耀眼的亮点,陈可辛通过不同角度,呈现出城内与城外一个共同点:对战争的疲惫、对自由生活的向往。整个苏州城形同囚笼,城内如此,城外亦然。不过,接下来的那一场血腥屠杀,扑灭了战乱人们对生命的最后一丝企盼……


《投名状》表现出陈可辛出色的场面调度能力和对影片情节的操控能力,李连杰、刘德华、金城武以及徐静蕾的表现可圈可点,基本都诠释出各自角色的神韵,特别是金城武的表现尤为出色,把姜午阳的天真和忠义演绎得入木三分。不过,影片依旧没有超脱国产大片固有的囹圄,那些唯美的、超现实的打斗场面,给人带来或多或少的视觉厌倦,音乐的节奏也与其他大片毫无二致,用悲伤的弦乐和惨淡的钢琴曲来呈现所谓东方式的内敛和神秘,诠释悲剧式的结局。在黑泽明式的战争史诗场面,以及精美但缺乏细致的CGI特效中,诠释一个类似情节剧的故事。虽然陈可辛在剧本和叙事形式上成功了,但在视听上的突破依旧聊聊,令人遗憾。

友情链接

·525心理网 ·中国心理学会 ·湖北青少年心理在线 ·华中科技大学大学生发展研究与指导中心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心理咨询中心 ·壹心理 ·心事鉴定组 ·武汉大学自强学堂网站 ·中华心理教育网 ·心理月刊 ·华夏心理网 ·知乎精选-心理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