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一场没有彩排的戏——《楚门的世界》-中心介绍-武汉大学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中心

影评 生活,一场没有彩排的戏——《楚门的世界》

生活,一场没有彩排的戏——《楚门的世界》

2007-07-09


影片简介

导演:彼得威尔  PeterWeir
演员:金凯瑞   JimCarrey
萝拉琳   LauraLinney
诺亚艾创瑞克   NoahEmmerich
上映:1998/6/5(USA)   官方站点
出品:派拉蒙制片

剧情概要: 

作为一个不受期待的生命,主人公Truman Burbank 被电视网络公司收养,在一个宁静和谐的小岛生活。他与周围的人们愉快融洽地相处着,还娶到了一位美丽的妻子。每一天对他来说,都是那么得美好。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切竟然都是电视台的安排。他生活的社区是一个巨大的摄影棚,他的朋友、邻居,甚至是妻子都不过是演员而已。从小时候开始,他的一切行踪便被隐藏的摄像机拍了下来,并且成为了一部受到全球观众喜爱的电视剧集。为了维持收视率,电视台的幕后操纵者千方百计地隐瞒着一切。但伪装始终是伪装。真相很快暴露出来。Truman 厌倦了这种监狱似的生活,于是,他踏上了逃亡之路,开始了对新生活的追寻…… 

在这部影片中,Peter Weir 制造了一个黑色幽默,他用讽刺的手法向人们展示了我们周围这个被媒体渗透了的世界。

影评一

这个电影具有很强的社会和心理学色彩。对于人生充满着启示。虽然影片开头部分会让观者有点摸不到头脑。但继续看下去就会发现幽默和意义。

它在某种程度暗示早期的故事原型的发展。当亚当和夏瓦走出上帝为他们安排的乐园时,其实是他们自己选择了更真实和自我的生活。因为上帝的世界是一个“非我”的世界,一个别人的世界。
但走出这一步需要有勇气,许多事件会来挫折我们建立新生活的勇气。
但还是必须走出去。

在生活中有困难的、心理问题的朋友,我则十分的推荐找这个片子来一看。当然没有问题的也可以看看。这个电影实际指出自己选择的重要。一个缺乏自己选择的人很难真实的生活,而一个希望真实生活的必须有所付出和勇气。楚门给我们提供了一种生活的勇气和启示。

影评二

与狄士尼乐园相仿,後设电影〈楚门的世界〉剧中导演克里斯多努力使坐在电视机前的观众进入类似「乌托邦」 (perfect world)的虚拟完美世界,寓意「笼中鸟」式的生存悲哀。〈楚门的世界〉一开始,金凯瑞起床出门後,用那过度夸张、天真的笑容跟邻居打招呼、买报纸时,使我想起米老鼠与唐老鸦般制式的笑容,不带丝毫感情成份。剧中剧〈楚门秀〉里美丽的房屋、乾净的街道漂亮得像布景一样。 环绕在楚门身边的演员们衣著一式一样光鲜亮丽,每天在街上走来走去,忙著"生活"、忙著"扮演"自己的角色。我们不禁要问:现实生活中有可能出现没有流浪汉,没有任何争吵的景象吗?

楚门的"假"妻子摆著永远亮丽的笑容,穿著洁白的护士制服,看不见她任何喜怒哀乐,更看不见她对楚门这个假老公的一丝情感。平常常跟楚门say hello的那只大麦町,它总不会是演员了吧?但是,到後来楚门失踪时它也被人们指使去搜出楚门的踪影,那副张开血盆大口的凶狠模样,好像摇身一变成了警犬,全然不像平常温良的模样,这才知道连那只狗都参予在这场骗局当中。

每个人、甚至每只狗都在演戏,一起完成剧中导演克里斯多要他们完成的这桩骗局。当楚门要离开〈楚门秀〉这个虚拟的世界时,导演的一句话:外面的世界太做作,太险恶,远不及我替你打造的世界。一语道尽後现代社会的悲哀。所以人们情愿躲在"狄士尼乐园"里,没有悲哀,只有欢笑。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大人与孩子都爱"狄士尼乐园"的缘故:狄士尼乐园邀请游客以孩子的眼光看待这"美丽新世界";如〈楚门秀〉的导演一般鼓励游客逃避现实。游客们游走在过去与未来的虚拟世界里,远离现实。游客们一如剧中剧〈楚门秀〉的观众一样,被游乐园(楚门秀)中训练有素的表演所吸引。从这点我们可以知道,人们皆有追寻「乌托邦」的渴望,即使明知终究要回到日常生活里去。

剧中剧〈楚门秀〉里,电视扮演强势媒体正如同"狄士尼乐园"代表强势儿童文化,在可爱的米老鼠与唐老鸦(演员)的外衣下,包裹著商业挂帅的劣质本性。为了电视节目的广告收入,楚门的太太跟他对话时,经常顺带做完整的商品介绍;楚门的好友马龙更不忘随手拎啤酒罐为啤酒促销。

其实在电影〈楚门的世界〉与狄士尼乐园里,我们不光是可以看到虚拟的"美丽人生":虽然现代主义承诺的「科技(techonology)带来美好生活」已然落空,但後现代则把焦点放在「科技可使我们远离现实世界」。透过「拟像」的观点来看,狄士尼乐园所运用的科技带给了我们新视野:例如空间飞行与时光旅行。透过科技虚拟的世界,人们生活在後现代社会下的焦虑可以获得舒缓,但却也引发一个隐忧:即人们抵抗压力的能力减弱,这是因为对生命的无力感所致。我想,这也可以解释为何「完全自杀手册」会成为日本畅销书的原因了。

影评三

《The truman show》,中文译名《楚门的世界》。觊觎已久,却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未能坐下来完完整整看一遍。
俗话说心诚则灵。可爱的新闻学老师在上课时放了这部影片。感谢伟大的多媒体教学。
楚门(Truman),一个天生的肥皂剧明星,生活在巨大的摄影棚——海景镇中。接触的一切,父母、妻子、朋友,都是演员;看见的一切,日出、月落、潮生,都是布景;使用的一切,剪草机、小汽车、游艇,都是道具。
在5000台摄影机的秘密“关注”下,他的一举一动向全世界24小时直播着。
而他浑然不知。
纸终归包不住火。渐渐地,楚门发现了生活中的种种荒谬与不合理。那个可怕的真相终于浮出了水面。幸亏楚门没有向这个强大的真相低头。在几乎豁出性命的努力下,楚门最终走出了海景镇。

关键词解读:

真实/虚假:
楚门的世界真实吗?当然不,只有蒙在鼓里的楚门这样认为。生活对楚门来说,是生活;对众多的演员来说,是职业;对全球各地的观众来说,是节目。所以,亲情是表演,友情是表演,连爱情也是表演。一大帮人围着楚门扮家家酒,换来可观的收视率与经济效益。
所以,意欲揭开真相的人遭到驱逐也就合乎情理了。
海景镇,虚假等同于正常,真实不受欢迎。

窥视/被窥:

人有天生的窥视欲。
或者说,好奇心。
什么东西越是看不清楚,看不分明,越好奇,越想看。
“别人的生活”就是其中之一。
于是,“楚门的世界”应运而生,为了满足你的,我的,他的窥视欲。
当楚门推开了那扇通往外界的门时,电视机前的每一个观众都为他欢呼。可是,这种欢呼能维持多久?下一秒,谁又将成为我们的窥视目标?
谁是下一个“楚门”?

里/外:
海景镇里,海景镇外。
虽然“里面”一切都是假的,却如制作人所言,一切都是美好的,有如伊甸园般。安静,祥和,到处是友善的笑脸,问候的话语。唯一不足的就是日复一日的相似,相似的举动,相似的景色,相似的相似。
外面呢?
“外面的世界只有更糟。”
的确,推开那扇门,楚门就自由了,就能在真实的世界里真实地呼吸了。但是,承受“真相”的素质,他具备吗?
柏拉图在“洞喻说”中指出,长时间生活在黑暗中的人,常常不能接受突然降临的光明。
不过面对他阳光般的笑容,有理由相信,命运在他手中。

上帝/人:
《楚门的世界》令我想起另一部影片——《黑客帝国》。这二者在剧情设置上颇有异曲同工之处。都是起初生活在虚拟世界中的主人公,被一个人或一种力量支配着——《楚门的世界》中的制片人,《黑客帝国》中的电脑。
这不禁使人联想到西方社会中特有的宗教意识:上帝与人。
上帝创造世界,也创造了人。
上帝把人安置在他创造的世界中。
这种支配与被支配的关系,与影片中制片人与男主角的关系何其相似!

制片人眼中的楚门,不是一个turman,而是一个作品,他的最杰出的作品。
所以这个“作品”逃离在他看来是不能容忍的。他运用了各种手段,试图将楚门留在他为他营造的环境里——这几乎一度要了楚门的命。
一直到楚门克服重重困难站在了那道自由之门前,他仍然不愿意放弃。
然而对楚门而言,外面的世界远比身后的伊甸园吸引他。
所以他走得毅然,决然。
制片人摘下眼镜,一双有些失神的眼睛里,我看见了父性的光辉。
也许,那即是亚当与夏娃离去后,上帝的眼神。


影评四《楚门的世界》——生活,一场没有彩排的戏


作者:栖霞斋主人

这是一部喜剧,但看完之后心情久久难以平静。

影片讲了世界上一个叫海景镇的地方,整个镇子就是一个巨大的摄影棚,所有建筑都是布景,生活在镇上的人都是职业演员,除了楚门。楚门从出生的那天就被挑选为一部电视的男主角,这部电影沿着楚门成长的轨迹展开,一切都是所谓的现场直播,这当然引起全球观众的巨大兴趣,所有人都守在电视机旁,为楚门的欢乐而欢乐,为他的悲伤而悲伤。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楚门发现了自己生活里的一切都是安排好的,他开始怀疑,并通过一系列的行动来探求,终于知道自己生活在一部戏里,他不甘心,要逃离这世界,在经历了极度的危机之后,他傲然离开了这个号称没有危险而充满爱心的世界。
影片带有强烈的隐喻色彩和象征意味。我们很容易就想起古希腊著名的悲剧《俄底浦斯王》,俄底浦斯出生时就被太阳神预示将杀父娶母,因而他的父亲将他抛弃在荒山中。他知道这个预言后一直想摆脱这样一种命运,然而他还是在一次争执中杀死了亲生父亲,又无意中娶了亲生母亲,成了国王。最后,当他得知自己是杀死父亲真正的凶手时,选择了戳瞎双眼和自我流放作为惩罚。影片中楚门就是现代的俄底浦斯,而那个电视制作群体就像是太阳神的预言或者说命运,他们时刻掌握了事情发展的主动权:他们觉得楚门该谈恋爱了,于是便安排一个漂亮的姑娘进入楚门的生活;他们不想让楚门离开海景镇,便安排他的“父亲”淹死在海里,让楚门从此对海感到深深的恐惧。总之,无论楚门怎样努力,实际上都是处于电视制作群体的安排之中,在楚门发现并怀疑这一切的时候,他还是无法摆脱这种安排,因为对于制作群体来说,楚门太势单力薄了,正如人在命运面前也显得脆弱和无助一样,与命运的抗争注定是充满了悲剧意味的,也正因为如此,我在看到楚门坐着小帆船行驶在海中几乎被人工控制的暴风雨淹没时候抑制不住感动的泪水,也许和命运的抗争永远是以失败告终,每个人都难逃死亡这一终极命运,但这种抗争正是人这所以为人的价值的体现,楚门在抗争时候,我心里充满了深深的敬意。

有人说生活就像一出戏,只是没有彩排,这或许是影片给我的另一启发。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扮演着许许多多不同的角色,子女、学生、同学、朋友、恋人、妻子、丈夫、父母等等,每一个角色都需要不同的内容来填充,正是这样的扮演中,人们才能真正把握住自己。每个人在适应这些角色的时候并不感到自己是在演戏,这也许是因为周围的每个人都同样想,所以大家都很投入,这部戏因为没有剧本,所以每个人都有充分发挥的余地,演得好不好全凭自己的努力和天赋,而欣赏他的表演的人恰恰是同样作为戏中人的另外一些演员,在这样不停的互动中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按自己想要的方式生活着。在生活这个舞台上,很多人感到力不从心,尤其是在几个不同角色之间的转换,最常听到的是一个事业成功的女性在事业与家庭之间面临的两难处境,她想多一点时间陪伴丈夫和孩子然而事业的成功不容许她挤出那么多时间,要么放弃苦心经营的事业,要么放弃她充满了爱怜的家人,无论她选择哪样都没有错对之分,但作为她本身,这种痛苦是可想而知的,心理学上称这种矛盾叫“双趋冲突”,面临两种你都非常想要实现的情况时最易产生。对于一个大学生,这个问题也很普遍,临近毕业时,选择考研还是就业,就是不同角色的冲突,考研就是继续扮演学生的角色,就业则将推演职员的角色,我想许多大学生选择考研,也许是在扮演了这么多年学生的角色之后一下子难以适应职员的角色。你选择了一样,就要面对这以后所有的一切,包括好的或者坏的结果,许多人在遭遇一些挫折时想假如当初做了另一种选择就没那么多挫折了,这其实多为一厢情愿的想法,每一种选择都会遇到各种问题,只不过问题的类型不同罢了,患得患失的心情就像月蚀里的黑暗,把月亮的光辉一点一点吞噬了。我以为既然生活的戏没有彩排,我们就更应该态度慎重,时光无法倒流,一旦做出了抉择也不要患得患失,因为这不仅于事无补,还会消磨生活的勇气。另外,虽然生活像是一出戏,但每个人都要尽心去演,否则你就会显得格格不入,让自己和别人都感到痛苦。

桑志芹教授说她以前给同学放过这部影片,后来有一个同学就受了刺激,精神有些不正常,这也许是因影片内涵深刻而引起人强烈共鸣的一个注脚吧。我衷心希望那位同学能从精神的困境中走出来。

影评五 心灵的顿悟——我看《楚门的世界》

作者:任非 来源:南风影音

1998年的电影《楚门的世界》(The Truman Show)是个虚构的故事,楚门(吉姆·凯利Jim Carrey饰)是这个故事的主人公,他是一个电视长剧的主角,却不知道自己的演员身份。电视剧的导演是个超级天才,他让楚门从刚出生起就在他的镜头前长大,竟让他蒙在鼓里二十多年,在这二十多年的时间里,这个电视直播节目全天二十四小时滚动播出,从不间断。这个天才导演制造了整个楚门的世界,他派出了许多演员去充当楚门的母亲、朋友、同学、同事、初恋的情人、失而复得的父亲、缺乏共同语言的妻子……他的摄影棚是个庞大的空间,他让楚门每天生活在这个虚拟的空间中,一切都是制造出来的,包括空气、大海、城市、打雷和下雨…… 

楚门是个普通人,普通得就象生活在我们身边。他有许多的欲望,又很容易满足。因此,他有时欣喜若狂,有时如丧考妣,大多的时候则傍徨郁闷,不知所措。于是,天才的导演有了用武之地,他不断地制造新的刺激,使他的长剧变得波澜起伏,吊人胃口。他在楚门快乐的时候便给他制造些麻烦,在其沮丧的时候,则不失时机地给其开启一线生机。他让金发女郎如言情小说般突然出现在楚门的视线中,开启他爱欲的阀门,又让她突然离去,使其心灵坠入无底的深渊;他让从未谋面的已故父亲突然现身,夸张滑稽的相认场面令其热泪盈眶,同时也赚取了电视观众的热泪;他又让楚门的知心朋友在其情绪恶劣的时候去关怀他,开导他,令其感受到这“荒漠中的甘泉”而重生信心,虽然那位朋友只是一个演员,而且正背着大段台词…… 

说实话,我真的很佩服电影中那位才华横溢、不可一世的天才导演,他让我想到了上帝,同时我看到那个软弱、疲惫、徨惑的楚门被一次次的虚伪所玩弄,还是对生活和前途充满了乐观时,我的内心一阵阵地酸楚,我不忍面对──不忍面对一个真实的“我们”!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哲人如此感叹,但人生舞台上的演员──我们,是不是时刻都有一种演戏的自觉呢?还是在上帝的欺瞒和安排下,忘我地做着无意义的事呢?快乐,不足以使我们热爱这个世界;挫折,不足以使我们捐弃这个世界。上帝象那个天才的导演一样,掌握着很好的度,他知道该在何时给我们当头一棒,何时又给我们烧起暧暧的火炉,他使我们在痛苦中保持希望,在希望中忍受痛苦,因为痛苦制造着剧情的波澜,也制造着收视率,希望则是赏给我们的出场费,使我们不至于中途罢演。

电影的末尾,楚门是觉悟了的,他正对着摄影机,真的向“上帝”罢演了。天才的导演恐慌了,他将失去观众,他竭力挽留楚门,告诉他离开了导演控制的世界是危险的,但楚门还是走出了那扇门,走向那个黑漆漆的末知世界,他说不管那个世界中等待他的是什么,他都不在乎。佛家有“顿悟”一说,并说人的本性自足圆满,是人世的尘埃覆盖了它,使它迷失。看来楚门是顿悟了,他要找回那个失去的自我,那个自足圆满、自由自在的本性,也许,这便意味着人生的否定。 

金刚经语:“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戏装迟早要褪去,布景也迟早要辙下,演戏的时候则生龙活虎地演一场,只是别忘了过过看戏的瘾,随时让另一个“我”──本我,走下舞台,在观众席上,呷一口茶,看看戏台上的我和他们,鼓几下掌,流几滴泪,明白了这一点,便接近顿悟了。其实,我们跨不跨出那扇门又有什么关系?因为我们的心灵已经跨了出去。

友情链接

·525心理网 ·中国心理学会 ·湖北青少年心理在线 ·华中科技大学大学生发展研究与指导中心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心理咨询中心 ·壹心理 ·心事鉴定组 ·武汉大学自强学堂网站 ·中华心理教育网 ·心理月刊 ·华夏心理网 ·知乎精选-心理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