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效应-中心介绍-武汉大学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中心

影评 蝴蝶效应

蝴蝶效应

2007-04-12

◆ 片  名:蝴蝶效应 / 英文:The Butterfly Effect / 台译:蝴蝶效应
◆ 导  演:Eric Bress J. Mackye Gruber
◆ 编  剧:Eric Bress J. Mackye Gruber
◆ 主  演:艾什顿·库奇(Ashton Kutcher) Amy Smart Elden Henson Eric Stoltz
◆ 类  型:科幻(Sci-Fi) 惊悚(Thriller)
    一只蝴蝶在纽约中央公园的小黄花上扇动了一下翅膀,于是东京掀起风暴电闪雷鸣…… 也许人的一生就会被当年一点点不经意间细枝末节改变,从此走上不同岔口不能回头……拓扑学中说这叫蝴蝶效应,你相信吗?
    埃文·泰瑞博(艾什顿·库奇饰)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大学生,唯一和普通人不同的是从童年时代起,就有心理学家不停记录他每日生活中的全部细节。某天,埃文忽然读到了那些记录中的一部分,顿时,那些已经被他自己埋葬在内心最深处许多年的黑暗记忆又再次被唤醒,那是改变了他整个少年时代的不堪回首往事。
    机缘巧合,埃文忽然发现自己可以通过一直搁在床下那些写着当年记录的笔记本回到过去,进入自己当年的身体。也许这些落满灰尘的笔记本可以让他从此摆脱所有不愉快的记忆,抱着这样的想法,埃文回到过去,力图改写历史,以为这样就可以治愈他受伤的记忆,让他和所爱的人们能从此之后幸福生活。
    “如果你某天早上醒来发现也许你可以按照一个全新的方向重新生活,你会选择改变吗?”埃文说:“是。”他制定出无懈可击计划,执行起来也小心翼翼。但等他一旦回到现实,却发现一切都已面目全非。他的行为已经造成了损失惨重的改变,而他最亲密的那些朋友的生活已经南辕北辙。特别是他的初恋女友凯勒·米勒(艾米·斯马特饰),他们是儿时玩伴,在经历了长久的漠然以对之后,发现彼此还是相爱。
    为了弥补自己的错误,埃文只好一次次的回到过去,但每次总有些小事件在他不注意时层出不穷地发生,之后一连串连锁反应,到底让他和他朋友们的生活更加彻头彻尾的改变。于是埃文一次次尝试,他们的生活也就像高速火车一般刹那间从山顶冲下,树林或者河流在窗外一掠而过。凯勒从女招待到学生会主席再到落魄吸毒者。她的命运和他一样不停改变。
    一团糟的现实最后到底要怎么收场?他们真的还会坚持对彼此的爱么?埃文真的能得偿所愿,让每一个人幸福吗?
    为了爱情而穿梭时空,回到过去修正历史意图改变现在的情节曾经先后出现在许多电影里,《大话西游》里至尊宝的月光宝盒、《时间机器》中哈德金博士的时光机,相比之下,我刚看完的《蝴蝶效应》里埃文用来回到过去的道具就简陋的可以——仅仅是一些记载着过去生活的日记本而已。但是简陋归简陋,用起来还是很好用的,既不需要高喊波也波罗密也不需要用一系列复杂的数字轮盘来输入时间,男主角埃文只需要翻开日记本轻声读出自己想回到的那个时间,就Biu的一声回到了过去的某个时间并占据了童年自己的身体,根据自己的意识改变完过去之后又会嗖的一声跳回到已经改变了的现在,然后由于中间空白时段发生时间记忆的大量涌入脑袋,会造成轻微的流鼻血现象,这就是穿梭时空的代价吧?但是我觉得这个代价简直小的可以忽略不计。
时空旅行与蝴蝶效应的关系
 
    蝴蝶效应这个词原本是出自混沌理论的,一个混沌系统是无法预言、操纵和控制的,而且对于系统的初始条件具有极端敏感的依赖性,在系统初始任何一点点细微的改变,都会在系统后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巴西丛林一只蝴蝶偶然扇动翅膀,可能会在美国得克萨斯州掀起一场龙卷风”,这样的原话是出自1972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混沌学开创人之一E.N.洛伦兹在美国科学发展学会第139次会议上发表的题为《蝴蝶效应》的论文。而时空旅行与混沌理论联系最紧密的地方就是这一点,你在时间之河的上游做出了一点小小的改变,例如投下了一枚小石子,到了下游的时候就可能演变成一场大洪水,所以,意图通过改变过去的某个细节而影响现在的做法唯一的结果就是——不可预料。
    阿甘说“妈妈告诉我,人生就象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道”。
    紫霞说“我猜到了开始,可是我没有猜到这个结局”
    埃文的五次尝试
    《蝴蝶效应》一片比较有特色的地方是,所有过去已发生的对未来有重大影响的时间点上,埃文都失去了记忆,因此他只能在日记里写出之前和之后发生的事情,全片前段将近三十分钟的时间里,我一直在猜测着这些失落的片段里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而在随后的情节里,由于日记本的影响有些片段被埃文重新回忆起来了,也有些片段被埃文改变了,可是每次改变过去的结果都会伤害到一些他身边的人,有时是女友,有时是玩伴,有时是女友的弟弟,有时是自己,终于,在最后一次改变过去的尝试之后,他与一直深爱的女友凯勒成为陌路人,埃文最终放弃了努力烧掉了所有的日记,全片最后一个画面是埃文与凯勒相逢在人潮汹涌的都市擦肩而过,埃文停下来回望了凯勒一眼,最终还是继续向前走了,在那一刻,我看到了一个熟悉而落寞的背影,对,《大话西游》结尾那只吃着香蕉扛着武器走向西域的臭猴子。这时,他决定彻底放弃为了改变过去而做的五次尝试。
第一次尝试:凯勒由于童年时曾经与埃文一起被父亲以罗宾汉为名诱骗拍摄过一部裸体小电影,这件事使她留下了很严重的心理创伤,在许多年之后埃文找到她重提此事的时候她不堪刺激而自杀,埃文通过日记本重回到那一天并拒绝了拍摄,回到现在的时候,埃文发现凯勒已经成为自己的女友而她的弟弟托米却进了监狱,在一个晚上,脱狱的托米企图袭击埃文的时候被他错手杀死,他因此入狱。
    第二次尝试:托米曾经因为埃文与凯勒亲昵而活活烧死了凯勒的小狗,埃文试图回到那个时间改变这个事情,他给了伦尼一块铁片,告诉他在自己吸引托米注意力的时候把带子割开放出小狗,而伦尼却用这块铁片杀死了托米,当他再次回到现在的时候却发现,伦尼因为杀人而被送进了精神病院,一直被束缚在床上;凯勒却因为弟弟死去的内疚而堕落成了一个吸毒的妓女。
    第三次尝试:埃文、凯勒、托米、伦尼曾经在童年时恶作剧,打算用炸药炸掉塞姆普太太的户外邮箱,可是在炸药爆炸的时候,接近邮箱的塞姆普太太和她的孩子一起被炸死,埃文决定回到过去改变这个事件,从而改变伦尼、托米、凯勒的悲剧命运,又回到了现在(我为什么要说又呢?-_-)的埃米发现自己变成了残疾人,托米成为了无微不至关心自己的好朋友,而伦尼和凯勒成为了幸福的一对儿,但最让他伤心的是,在那次爆炸中,母亲也为了救护自己而被炸伤只能一辈子躺在床上依靠维生装置苟延残喘。
    第四次尝试:埃文再次回到拍摄裸体小电影的那一刻,他找出了那枚打算炸塞姆普太太邮箱的炸药并点燃了它,可是滚落在地的炸药管却被无知的凯勒拣起拿在了手里,爆炸过后埃文回到了现在,发现自己被关在精神病院里,原因是他点燃的炸药炸死了无辜的凯勒,而更加让他绝望的是,主治医生告诉他“根本没有什么能让你回到过去的日记本,所有的一切都是在你炸死凯勒之后由于内疚而为自己编造的种种幻觉”。可是埃文仍然不死心,他听母亲说起这里有很多卷记录过去活动的录影带,于是他决定在晚上潜入医生办公室偷取这些东西。
    第五次尝试:影片进度1小时39分钟,片头的那个情节重演,埃文潜入医生办公室钻在桌子底下打算通过录影带回到过去,再次改变历史,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开始怀疑了,前面那些情节到底是真正发生过的事情,还是仅仅存在于埃文为了解脱自己罪责而产生的种种幻觉,即使在那个熟悉的场面出现——所有周围的景物开始分割、破碎、倒退到从前某个时段的时候,我依然在怀疑这些只是埃文的幻觉。但是埃文终于在刚刚与凯勒相识的一刻做出了选择,童年的埃文恶狠狠的对凯勒说“如果你靠近我,我就宰了你和你的全家”,凯勒吓的哭着跑开了。终于……再次……回到了现在,埃文发现身边的老朋友依然是伦尼,对于凯勒与托米这两个人,伦尼全无印象。
    经历了这五次尝试的埃文终于确认了一点,在他与凯勒相识之后,不管事情将来如何发展,身边至少会有一个亲密的人受到伤害,这个结果也切合混论理论的一个提法:表面上看起来杂乱无序的混沌系统,其实还是存在一个深层的规律,如果要彻底改变这些后来发生的事情,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彻底去掉系统中初始存在的某个条件。因为系统毕竟需要这个初始条件才能完成后来的一系列改变,所以,埃文在第五次选择中彻底去掉了这个条件——与凯勒的相识。也因此母亲很好伦尼很好自己很好,生活中的一切都变的很平和。在片尾,埃文在都市的人潮里偶遇了一身白领打扮的凯勒,凯勒对他只产生了眼熟的感觉,但也却只是想想而已,依旧擦肩而过把一切都抛在了身后和过去。
    “一只南美洲亚马孙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能在两周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今天人们都熟知这是对于“蝴蝶效应”的形象表述。2004年新线出品的同名电影也可以是看作追赶时髦,用影像的方式对这一理论进行阐释,在影片的开头就引出了著名的“混沌理论”。其实这种电影近年来已经屡见不鲜。1998年就有两部著名的此类电影上映:《罗拉快跑》和《滑动门》,引起了人们对于该理论的兴趣和关注。
    在电影中,“蝴蝶效应”常常用来满足人们对于缺憾人生的补偿和宽慰:一个微小的细节就可以决定我们今后的命运,像人们经常感叹的:“唉,当时我要是这样/那样该多好啊!”可是,时间不能倒转,人生不能重来。在《罗拉快跑》中,罗拉跑下楼梯的瞬间,凶恶的小狗和那个不怀好意的人对罗拉干涉与否,造就了罗拉和曼尼的三种不同的命运;在《滑动门》中,地铁门合上的一刹那,影响了海伦和男友杰瑞今后截然不同的两种生活。而在《蝴蝶效应》中,情况似乎更加复杂。
    《罗拉快跑》和《滑动门》分别有完整的连贯的不同版本,但《蝴蝶效应》的故事是零碎的,不完整的。它存在于一个脑部受到损害的人的意识之中,并不像前两部影片一样形成单独清晰的系统。不同时间不同地点的回忆,造成了对于前一个版本的消解,使观众不断地打破,不断地重建,但最后还是无法弄清,哪里是真实?哪里是虚幻?或许从来就没有真实,尽管我们期望把它理解为一个真实的故事,但实际上从观影开始,它就是虚构的,然而就在这虚构之中,还是有不断的虚构和消解,因此理解起来颇费工夫。但是我认为还是有一些可以确定的“母题”在里面:比如爆竹爆炸、凯利变态的父亲、杀狗/救狗等。当然这些也可以理解为不真实的,他们全部是一个病态的人的所臆想出来的东西(见注)。最后一个场景埃文和凯利在汹涌的人潮中擦肩而过,只是觉得似曾相识,这可以理解为埃文的脑病已经治愈,也可以理解为他根本就不认识什么凯利,以及汤米、兰尼等人。似乎整个剧作给我们开了一个玩笑,命运也给我们开了一个玩笑:让人心痛的爱情,或许从来就没有存在过……

友情链接

·525心理网 ·中国心理学会 ·湖北青少年心理在线 ·华中科技大学大学生发展研究与指导中心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心理咨询中心 ·壹心理 ·心事鉴定组 ·武汉大学自强学堂网站 ·中华心理教育网 ·心理月刊 ·华夏心理网 ·知乎精选-心理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