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子 Saving Face--骨肉的份量-中心介绍-武汉大学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中心

影评 面子 Saving Face--骨肉的份量

面子 Saving Face--骨肉的份量

2014-02-23

《Saving face》是一出轻甜喜剧。中文译作《爱•面子》,连起来读或者分开,有两重不同意味,也算巧妙。故事很简单:年轻的华裔女医生Wil有个在纽约华人社区生活了二十多年还讲不好英语的母亲,Wil的尴尬在于她喜欢女生,却还得老被妈妈拉去参加中国圈里名为派对的相亲聚会。突然有一天,比Wil更女人味更漂亮的妈妈出现在她的公寓门口。四十多岁的妈妈怀了孕,且绝口不提父亲是谁。在华人圈里德高望重的教授外公动了很大的气,说女儿不结婚就别回家。陈冲演的就是这样一个怀孕的中年单身母亲。她的角色在很多中国家庭中都存在:对父母,她是女儿。对女儿,她是母亲。可能当年的婚姻只是父母之命,顺命了这么久,忽然有一天生活就偏离了轨道。如果这个故事只是这样来讲,也很寻常,偏又掺杂一个同性恋女儿,还是个中文讲得有点儿生硬的半ABC。Wil为母亲大为头疼,她的生活被拉成了疲于奔命的三角形。医院,跳现代舞的女友,怀孕在家的母亲。她试图同时兼顾,却有些手忙脚乱,同时发现自己的家被母亲逐步改造成一间陌生的中国屋子,喜气洋洋地充斥着些许俗气些许温暖。 这是一部很中国的电影,虽然发生在美国,虽然主角之一的Wil可说是半个美国人。外公和妈妈之间,妈妈和Wil之间,所有交锋都举重若轻。电影走过大半,Wil的女友到她家做客,Wil的妈妈话里加芒带刺。观者不禁想:咦,当妈的果然敏感。接下来Wil和邻居的黑人小伙在天台吸烟闲聊,她说:我妈早就知道。 这就是中国的母亲。当然Wil不是一个完全中国的女儿。她在女友即将离开美国的某个夜里对妈妈坦白:“妈,我爱你。还有,我是同志。” 作为女儿气坏了父亲的这个妈妈淡然回答:“你怎么可以一下说两件这么大的事情。你是我的女儿,你不会是GAY。” 爱,面子。是为了所爱的家人保持缄默,缄默到走自己不得已而为的路,还是说出来,打碎所谓的面子——即便那样有可能同时打碎更多东西。《Saving face》最终走向了Happy ending,妈妈没有随便把自己嫁掉遮丑,女儿也追回了总认为她不够勇敢的爱人,就连老外公也和青年女婿以及外孙女的女友坐在了一起。这是泡沫般的暖色,因为只可能发生在银幕上。 白先勇写过《孽子》,李安拍过《喜宴》,类似情节在不同创作者的演绎下,有不同的纵深和悲喜。当剥离掉所有这些故事的外在情节与情绪,也许我们能看到某个类似于内核的存在:你爱什么人,你和什么人在一起,都需要给你的家庭一个交待。 李银河曾说:我们每个人,都比我们所以为的更加自由。 其实自由远不是仅靠认知或者相信就能获得的一种状态。中国的子女们背负着骨肉亲情的分量,已经背负了几千年,也许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还将继续背负下去。毕竟我们不是哪吒,不可能剔骨还父割肉还母。自己的日子虽说是自己的,如果无法纳入父母所认可的轨迹,寻求谅解之途就可能遥遥无期。毕竟,生活不是电影。 我希望将来有一天,我能对长大成人的儿女说:“你的生活是你自己的。”若干年后,做父母的自己还能有这份达观心境吗?坦白说,我还真不太有自信。 原作者:默音

友情链接

·525心理网 ·中国心理学会 ·湖北青少年心理在线 ·华中科技大学大学生发展研究与指导中心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心理咨询中心 ·壹心理 ·心事鉴定组 ·武汉大学自强学堂网站 ·中华心理教育网 ·心理月刊 ·华夏心理网 ·知乎精选-心理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