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时代-中心介绍-武汉大学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中心

影评 黄金时代

黄金时代

2016-05-24

   萧红短暂的一生,几乎是在贫穷、饥饿、流离、疾病中度过的,其中夹杂着几段生动曲折的爱情。那个动荡的年代,她的愿望也许只能是奢求,于是电影中她说“我只愿意蓬勃生活在此时此刻,无所谓去哪,无所谓见谁,那些我将要去的地方,都是我从未谋面的故乡;那些我将要见的人,都会成为我的朋友。”,这是她的态度,而她所奢求的,仅是一个陪伴的人和一个安静的环境:“你知道我别无所求,我只想有个安静的环境写写东西。”,但是现实由不得她这样,于是她的抗争便显得那么渺小和无力,与周围格格不入。她在日本的时候给萧军写过一封信,说“自己就在日本,自由和舒适,平静和安闲,没有经济上的一点压迫,这真是黄金时代?是在笼子里过的。”这样的黄金时代是他人的,与己无关,于是她终其一生还是在逃离笼子,她说“我不能选择怎么生,怎么死,但我能决定怎么爱,怎么生活,这是我要的自由,我的黄金时代!”

   电影中有几次对话都会问到为什么活着?她说“因为世上有让我死不瞑目的东西。”后来丁玲回忆萧红是这样写的:“当萧红和我认识的时候,是在春初,那时山西还很冷,很久生活在军旅之中,习惯于粗犷的我,骤睹着她的苍白的脸,紧紧闭着的嘴唇,敏捷的动作和神经质的笑声,使我觉得很特别,而唤起许多回忆,但说话是很自然率真的。我很奇怪作为一个女作家的她,为什么会那样少于世故,大概女人都容易保有纯洁和幻想,或者也就同时显得有些稚嫩和软弱的缘故吧。”看到这个,竟感动得一塌糊涂。那个年代的人要纯粹一点,连爱情都是这样,尽管也处处夹杂着人性的自私与懦弱。许鞍华称萧红拥有的自由是现在人所缺少的,“大家可能会觉得萧红那个时代的外在环境,给个人的自由比较少,但是他们内心的勇敢却比现在的人要多,”谈起萧红,许鞍华说想通过萧红的无所畏惧,让我们看到一个更纯粹的年代。如果我们自己的内心没有那么勇敢,即使外在给我们的自由再多,我们也无法做到很多东西,自由就是把你交给自己,是非常沉重的。

   一个晚上的情绪因这部电影而泛起涟漪,然后去胡乱看了一些关于她的背景,又胡乱写出这些文字,最后猛然想起,关于萧红的文字,上学的时候曾经看过我姐书架上一本民国四大才女文集的盗版书,可是当时只记住了张爱玲。也许也只有时间会让人不断审视理解,不断发现,又不断变化……

   关于黄金时代,伍迪·艾伦在《午夜巴黎》也有过自己的诠释,他认为逃避现在的人,会渴望停留在某个时间点将其视作黄金时代,这种幻觉像抗生素一样成为精神麻药。如果真的停留在那个时间点,它就会变成现在,而你只能再次逃避。现在有诸多不如意,但生活就是由这些构成的。你要做的是寻找一种解药来对抗存在的虚无。因此黄金时代只能在现在,在此时此刻。许鞍华则想通过萧红的无所畏惧,让我们看到如果我们自己的内心没有那么勇敢,即使外在给我们的自由再多,我们也无法做到很多东西,自由就是把你交给自己,那是自己的黄金时代。

友情链接

·525心理网 ·中国心理学会 ·湖北青少年心理在线 ·华中科技大学大学生发展研究与指导中心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心理咨询中心 ·壹心理 ·心事鉴定组 ·武汉大学自强学堂网站 ·中华心理教育网 ·心理月刊 ·华夏心理网 ·知乎精选-心理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