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电影院-中心介绍-武汉大学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中心

影评 天堂电影院

天堂电影院

2015-11-17

意大利南部小镇,古灵精怪的小男孩多多(萨瓦特利·卡西欧 饰)喜欢看电影,更喜欢看放映师艾佛特(菲利浦·诺瓦雷 饰)放电影,他和艾佛特成为了忘年之交,在胶片中找到了童年生活的乐趣。 

好心的艾佛特为了让更多的观众看到电影,搞了一次露天电影,结果胶片着火了,多多把艾弗达从火海 中救了出来,但艾弗达双目失明。多多成了小镇唯一会放电影的人,他接替艾佛特成了小镇的电影放映师。 
多多(马克·莱昂纳蒂 饰)渐渐长大,他爱上了银行家的女儿艾莲娜(阿格妮丝·那诺 Agnese Nano 饰)。初恋的纯洁情愫美如天堂,但是一对小情侣的海誓山盟被艾莲娜父亲的阻挠给隔断了,多多去服兵役,而艾莲娜去念大学。伤心的多多在艾佛特的鼓励下,离开小镇,追寻自己生命中的梦想…… 

30年后,艾佛特去世,此时的多多已经是功成名就的导演,他回到了家乡,看到残破的天堂电影院,追忆往昔,唏嘘不已。多多意外地遇见了艾莲娜,往日种种,真相大白,他们如何面对彼此?


三十年后,你会是什么模样?你会躺在谁的身边?梦到的又是什么样的故事?你会为谁哭泣为谁而欢欣?谁将牵着那手,谁将亲吻那唇,谁的耳朵聆听你美妙的声音,谁的眼睛注视着你的面庞?

三十年后,功成名就的导演萨尔瓦迪维塔在睡梦中醒来,被告之阿尔弗雷多的死讯,默默地起来,看着一片黑暗。闭上眼睛,过往岁月的片段仿佛斑驳的影片飘忽而过,那初恋的女孩,那等待着的母亲,那些熟悉的居民,那久不曾回去的故乡小镇,每个细节都那么生动鲜活;蓦然发觉,原来自己一直就在原地,从不曾离开过。

萨尔瓦迪维塔回到了故乡的家中,等待了三十年的母亲放下手中未织完的毛衣,蹒跚着跑过去拥抱儿子,慌乱中却忘记把线头放下,于是那毛衣任毛线拉扯,一圈圈缩小,岁月也随着那毛线,倒流回三十年前。那时的萨尔瓦迪维塔还是那个小镇上的多多,一个爱看电影的孩子。电影放映员阿尔弗雷多教会了多多放映电影,放映着那些被神甫删去亲吻镜头的爱情故事,放映着那时小镇上人们唯一的梦幻世界。然后多多恋爱了。

多多爱上了艾莲娜,却不敢向这位美丽的银行家的女儿表白。他把心事向阿尔弗雷多倾诉,阿尔弗雷多给多多讲了一个关于士兵和公主的故事:“一个士兵爱上了高贵的公主,终于有一天,士兵向公主表白。骄傲的公主说:假如你在我的窗下等待一百个日日夜夜,我便属于你。士兵听了便一日、二日、十日、二十日等下去。公主每晚往外看,无论雨雪风霜,他动也动,九十天过去,他变得完全苍白、枯槁,泪水从脸上流下来,最后,在第九十九天晚上,军人站起来,离去了!”

这是一个没有结局的故事,阿尔弗雷多让多多不要问为什么,自己想,想明白了再告诉他。于是多多开始那个士兵一样的等待,日复一日地站在艾莲娜的窗下,等待着他的姑娘敞开窗户。终于姑娘被多多的执著所感动。“大抵好物难长久,彩云易散琉璃脆”,多多的初恋遭到了艾莲娜父母的反对,最终两人断开了。

面对着大海,眼睛失明的阿尔弗雷多对失恋后郁郁寡欢的多多说:“每个人都在寻找自己幸福的星辰。天天待在这个小镇上,会以为这里就是世界的中心,你会相信事物永远不会改变,会变得比我更盲目。然后你离开,一年、两年,当你回来时,一切都改变了。你与这土地的联系已断,你要找的已不在了,原先属于你的也不复存在。”也许这也正是那个士兵和公主的故事意义之所在。

第一次遇到这部片子,是一个放学后的下午,那时我还是个高中生,趁着父母还未回家,偷偷地打开电视机,马上被电视里这不知名字的电影吸引,看到一半,却听见父母的脚步声,只好匆匆关上电视。没有开头和结尾,这部片子像迷一样缭绕在我的脑海里,年少的我以为士兵之所以离开,是因为尊严。很久以后,我才明白,在爱面前,尊严是一个吊诡的字眼。在我工作的第一年,偶然的一次机会,让我再次遇到这部当时不知名字的片子,再一次聆听了那个故事。是的,现在我可以说我明白它的意义了。

爱不是占有,爱是一种梦,一种可以永恒的梦。人生是那样的艰难,而爱是那样脆弱,当你占有它,那么难保那爱会慢慢腐坏,破碎。我曾眼见了那么多爱情的聚合离散,眼见了现实是如何把爱慢慢剥离、扼杀,最后变成了隐瞒和怨恨,我怀疑这世上真有那么幸运的一对,能够一样的坚强和执著,来保护他们的爱情。那么把爱埋藏在心里,成为那一生追逐的梦,在爱还在盛开的时候,像那士兵一样转身,离开。那么经过岁月的磨砺,滤去那些平淡无奇和让人厌恶的,在人生的最后留下一个惊心动魄的爱情记忆。就像《卧虎藏龙》里李慕白说的:“当你握紧拳头,你什么都得不到;当你松开,你得到全世界。”正因为如此,我们也该能理解,为何阿尔弗雷多要对艾莲娜撒谎,扼断那段爱情最后一丝希望。

于是年少的多多离开家乡,带着爱之梦一起被放逐。“别回来,不要想念我们,不要为乡愁所牵绊。假如你真回来,不要来见我。不论你将来从事什么工作,都要敬业乐业,就像当年还是小鬼头时,一心一意爱护放映室那样。”光阴弹指,刹那芳华,三十年后的多多双鬓斑白,声名显赫,他身边不乏女人,却一直不曾结婚。多多的母亲说:“每次都有不同的女人接我的电话,但是我听得出,那里没有爱。”是的,没有爱,三十年的放逐,用孤寂来保护心底的梦。多多再回到当初的小镇,除了年迈的母亲和破败的天堂电影院,再也没有熟悉的东西。原来只有自己一直留在原地,原来只有自己从未曾离开。

多多在即将被拆毁的天堂电影院里徘徊,抚摩着每一件黯淡却熟悉的器物,曾经这里盛满了他年轻的快乐和关于她的记忆。是的,曾在那里拥抱她;是的,曾在那里亲吻她;是的,曾在那里与她做爱。多多独自看着阿尔弗雷多送给他的礼物,那是曾经被神甫摇着铃铛要求删去的亲吻片段。看着银幕上那曾经的人物在老旧斑驳的影片里缠绵缱绻,深情拥吻,多多终于微笑着流出眼泪。最后片子里出现了当年多多拍下的艾莲娜的影像,那样美丽,那样幸福,一点都不曾老去,就仿佛是梦一样。

据说这部电影有两个不同的结尾,其中一个是多多终于见到了昔日的爱人,依然美丽,拥抱着化解了一切误会和遗憾。但是,三十年过去了,你要找的已不在了,原先属于你的也不复存在,又有什么可见的呢。“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执手相看,也必是无语凝噎。曾经握过的红酥手早已老朽粗糙,那皓齿红唇,那善睐明眸、如黛娥眉,早已不复旧观,而曾经炽热爱恋的心也早已属于他人,属于她的孩子和家庭了,罢了罢了,相见真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于是我还是爱着另一个结局,在当年等待的窗下,多多拨通了艾莲娜的电话,却激动着说不出话来,第二次才开口问候。“我们都老了,还是不见的好。”三十年后的艾莲娜如此说。《情人》的最后,在多少个岁月之后,女主角的情人来到巴黎,拨通她的电话,告诉她只是想听听她的声音,他说他和从前一样,仍然爱着她,说他永远无法扯断对她的爱,他将至死爱着她。 

天堂电影院最终被拆毁了,所有关于年轻时代的一切联系都已经消亡,那小镇,那天堂电影院,那初恋的爱人,都成了一个梦,一个毕生放逐的梦。阿尔弗雷多用那样决绝的办法,抽离了现实的爱,把它变成了多多的一个梦,让多多成为一个追逐着梦的人。用三十年的孤寂,换来功成名就,换来心底的那份爱的永恒。

但是,换做是我,我依然贪心地希望着能遇到那一样坚强和勇敢的情侣,来一起保卫现实中的爱情;三十年的放逐,三十年的孤寂,永恒的虚幻之爱和功成名就,于我宁可换取刹那的耳鬓厮摩,平平淡淡地在小镇当着电影放映员,和心爱的女子一起生活。就算是多多,也是如此想的吧。

“这讨人厌的夏天何时才能结束,在电影里它早已结束了。”多多不明白电影和人生不同,人生的炎夏要更漫长酷热。“人生不是电影,人生比电影苦多了!”现实是苦难而乏味的,寄寓我们梦想的天堂电影院终将坍塌,我们不能在现实里实现那些梦,就只能带着梦放逐,漂泊在这个荒谬和苦难的世界里。这个世界是虚妄的,真实的惟有陪伴着我们放逐的心底的梦。

——转自豆瓣影评




友情链接

·525心理网 ·中国心理学会 ·湖北青少年心理在线 ·华中科技大学大学生发展研究与指导中心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心理咨询中心 ·壹心理 ·心事鉴定组 ·武汉大学自强学堂网站 ·中华心理教育网 ·心理月刊 ·华夏心理网 ·知乎精选-心理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