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象为心灵寻找到出路-中心介绍-武汉大学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中心

心理美文 想象为心灵寻找到出路

想象为心灵寻找到出路

2006-12-09

    几乎每天都有不同年龄、不同性别、不同职业的人来我的诊所与我见面,尽管他们自认为他们遇到的问题是独特的,棘手的,令他们痛苦不堪的,但在我看来,他们所提及的问题都是些老生常谈的问题。我之所以这样说,一则是因为我所见到的心理疾病患者实在是太多太多,正所谓见怪不怪;二则是我几乎从所有的患者身上看到了一个总的致病因素,那就是心理疾病患者是一些十分典型的缺乏健康想象力和缺乏真正爱的能力的人。正因为他们缺乏健康的想象力,所以他们常常会被生活中的难题所困扰,这些生活难题使他们感到痛苦不堪、使他们的整个生活变得一团糟。蒋庆发正是这么一个因缺乏健康的想象力而使生活变得一团糟的人。
    蒋庆发是无锡市人,十多年前,他在上海淮海中路开了一家服装专卖店。前些年,他的生意一直做得很红火,每年都有几十万元的收入。然而,从2003年开始,他的生意便不如从前那么兴旺了。蒋庆发的心情从此也不像从前那么欣喜若狂了,他变得焦虑不安,充满恐惧。此后,他便一直寻求各种各样的心理治疗,而我是他选择的第14位心理医生。
漫长的心理治疗之路
    蒋庆发第一次来找我的时候,他的情绪差不多是坏到了极点,他正打算以自杀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王医生,你说这抑郁症到底能不能治好,多长时间才能够治好?我实在不能再忍受这种痛苦了,我真的想自杀。昨天晚上,我准备了一瓶地西泮,打算一口吞下结束自己的生命。但是,我又非常不甘心这样走掉,我是一个很好强的人,怎么能在失败中走掉呢!而不死又有什么希望呢,又有什么快乐呢!抑郁症呀抑郁症,你折磨得我好惨好惨呀!” 蒋庆发一坐下来,就用绝望的口气对我说。
    “在回答抑郁症能不能治好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知道你的抑郁症有什么特别之处,它是怎么折磨你的?”我问蒋庆发,因为我想了解他抑郁症的临床表现特征。
    “哎呀——,睡不好觉,每天晚上只能休息两三个小时,这是最痛苦和折磨人的。还有,害怕,担心,什么事都不敢干,怕失败,怕得不得了。因为害怕失败,总是不敢拿出行动来做事,只是一味做计划,做了1000个计划,但一个也不能兑现。人处在这种矛盾当中,怎能不痛苦。另外,还有一个可怕的症状,那就是感到绝望,对未来没有一点信心。还有,整个人感到疲倦得不得了,总是打不起精神,好像全身的能量都丧失掉了。还有,爱发火,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有时,内心会产生一种对这个世界、对所有人的仇恨、怨恨,很想用恐怖分子采用的手段报复社会…… ”蒋庆发花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向我介绍他的抑郁症的症状。
    “那么你有没有接受过心理治疗呢?”我问。
    “怎么没有接受过心理治疗呢?我去过上海精神卫生中心、无锡市精神卫生中心、北京安定医院、南京脑科医院等10多个治疗机构,先后找过13个专家,花了20多万元,但是情况还没有根本好转!” 蒋庆发略带沮丧地说。
    “那么,你都接受过什么样的治疗呢?”我问。
    “唉——全部都是吃药吃药吃药!我吃过文拉法辛、米氮平、氟西汀、帕罗西汀、舍曲林、西肽普兰、丙米嗪、氯米帕明、阿米替林、多塞平,还有台湾产的那个黛力新,然而这些药对我全没有作用。” 蒋庆发说。
    当蒋庆发报出他所服用过的药名时,我感到非常惊异。我惊异的是两点:一、蒋庆发为什么会吃这么多的抗抑郁药物呢?难道这些药物真的对他就没有一点作用吗?这些药物当中,不乏有疗效显著的最新一代抗抑郁药物。二、一般病人不会将他们用过的药物记得这么清楚,即使记,他们也只会药品的商品名,而不会记药品的化学名,而蒋庆发记的全是药品的化学名或药品名,那么他为什么会记药品的化学名和药品名呢?这与他的个性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除了用刚才说的西药之外,是否还用过其他药物?”我问。
    “用过,用过,我也服用过中药。我服用过朱砂安神丸、生保灵、刺五加含片、解郁安神冲剂、安神口服液、交感丹、益神宁片,还服用过很多汤药。没有用呀,根本没有一点作用!” 蒋庆发说。
    “你是否规范用药,按时、按量、按要求?”我问。
    “绝对规范,我是严格按照医生的叮嘱服药的,一点都不敢含糊。” 蒋庆发说。
    接下来,蒋庆发对我讲他自己非常非常重视治疗,他除了不断找国内一流的专家之外,他还不断看各种各样有关心理治疗的书,还去参加过各种各样的成功学培训,这些培训又点燃了他生活的希望。当我问及那些成功学培训给了他什么具体的东西时,他说,那些培训让他懂得了人必须坚强,只要脑子活,方法得当,以后还会有赚钱的机会。他还承认,如果不是看了很多成功学方面的书,他早就自杀了。
    一味地追求财富,让他的精神走上狭路
    我和蒋庆发首次见面的时间持续了两个多小时,他给我留下的印象是这样的:他比一般人更渴望成功和健康,而他追求成功和健康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寻求生命的意义,不是为了获得内在精神世界上的完美,而是为了追求财富的积累。他的这种追求财富积累的过程使他的精神走入狭路,而他的恶劣心境正是精神走入狭路的结果。我与蒋庆发的第二次见面,证实了我的这种印象。
    蒋庆发第二次来见我的时候显得比第一次更急躁、更焦虑、更绝望。他一见我就告诉我说,他现在很想放弃生命,不想再接受治疗了,也不想为任何事情而努力了,他想放弃一切。
    “假如你现在就选择放弃生命,你觉得你留下什么遗憾?”我问蒋庆发。
    “壮志未酬呀,这就是我最大的遗憾!” 蒋庆发叹息着说。
    “你的壮志是什么?”我问。
    “我想在上海买一座楼或建一座楼,买一套别墅,然后开一家像广州天河商城那样大的超级市场。我想挤入中国富豪400强行列,好让我的爸爸、妈妈,让所有的亲戚都能过上幸福生活。我想成为成功人士,这就是我的雄心壮志!”
    “假如你的这个目标不能实现,你会怎么办?”我问。
    “那我就自杀。我觉得人活着就是要追求成功,不成功的人都应该去自杀!你说一个失败者活在世界上有什么意义?一点意义都没有!”
    “蒋先生,我想再问你一个问题:你现在承认你是一个成功者还是一个失败者?”
    “我过去曾经是一个成功者,我的店生意很好,我们村的人都承认我很能干,是个成功者。我的所有的亲戚都因我的成功而自豪,他们把我看成是成功的榜样,并教育下一代向我学习。但我现在成了失败者——我们村的人和我们家所有的亲戚到现在还不知道我成了这个样子,我不仅不能做生意了,而且还成了病人。”
    “你是不是很怕他们知道你现在的处境?”
    “怕得不得了。我一想到他们要是知道我现在在赔钱,赔得一塌糊涂,只是个徒有虚名的老板,便会恐惧得全身发抖,便想逃到新疆的戈壁滩上去。”
    “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生意不好的主要原因?”
    “原因是这样的:我是1990年在上海开办服装专卖店的,我主要是为广州一家服装企业做专卖。刚开店时,我的生意非常好,我最高的销售额一天能达到6、7万元。前几年我真是赚了不少钱,自己也买了小车,在家也盖了小洋楼。1993年那年,我的专卖店旁边,又有一家专卖店开了起来,开店的是一位浙江人,他的店比我的店大多了,装饰也比我的店好多了,而且也卖牛仔系列。自从那个浙江人在我的店旁开了专卖店之后,我就变得非常恐惧起来,我担心我的店被那个浙江人压下去。由于过分担心,随后我便出现严重的失眠,后来便出现抑郁情绪。”
    ……
    听了蒋庆发得抑郁症的起因之后,我突然感到蒋庆发是多么可怜和懦弱的人。他的可怜、可悲和懦弱不在于他去追求金钱,不在于他不断积累财富,而在于他将追求金钱和积累财富当作生活的目的,将成功看成彰显自我的手段。由于蒋庆发过度看重了金钱的作用,所以他对金钱的获得或丧失都有一种神经病态式的反应,他在金钱面前便变得异常脆弱,他根本不能承受由富人再到穷人的打击。实际上,他在将金钱当成偶像的时候,他已经倒在偶像的前面,可惜他并不明白这一点。美国著名心理学家托马斯·摩尔说过,一味地追求金钱最终会使精神走入狭路。我想,蒋庆发今天的处境正好验证了托马斯·摩尔的这句话。
    寻找失去的灵魂
    一个心智正常的人都能想象这么一个情景:当一个人只能将成功理解为追求财富与金钱,并为追求财富和金钱劳苦一生,并最终拥有大量的金钱与财富时,他弥留之际是什么样子?他能心满意足地离开这个世界而将所有拥有的金钱与财富留给别人吗?不,绝对不能,因为他在不断追求金钱与财富的过程中,灵魂已经丢失殆尽了,他已经没有想象的能力了。
    事实确实是这样,当一个人仅仅用金钱与财富来构筑他的生活时,他的生活就只变成金钱与财富,而没有了精神的成分。但是,任何人都不要忘记,人是靠精神、靠灵魂去感受爱和美的,当精神与灵魂失去了地位,爱和美便失去了地位,生活就会变成阴森可怕的东西,生命也会因此变得脆弱不堪。我觉得,蒋庆发的情况正好如此,他是一个丢失了灵魂的人。正因为他丢失了灵魂,所以在他失去金钱的时候,他的生活便失去了所有的支撑,他的心理便塌陷了。我的这种解释告诉我,治疗蒋庆发抑郁症的关键是帮助他寻找回支撑人生命的灵魂,而不是吃什么抗抑郁药物。我与蒋庆发第三次见面,便开始了帮助他寻找灵魂的工作。
    “蒋庆发,你回想一下,在你生意最顺的时候,你生活中最大的快乐是什么?”我问。
    “当然是赚钱了!每天赚一大把钞票,能不快乐吗!” 蒋庆发说。
    “除了赚钱之外,你还有什么快乐?”
    “那当然没有了,做生意是很紧张的啦,哪里还会有其他快乐?”
    “你有能让你感到温馨的朋友吗?你经常去上海美术馆看画展吗?你经常到上海大剧院看演出吗?你仰视过天上的繁星并思考过它们与我们存在的关系吗?你聆听过古代圣贤对我们的教诲和劝诫吗?”
    “哎呀,谁还管那么多,做这些无聊的事,现在谁能发财谁便是英雄!”
    “我想知道你太太现在对你怎么样?”
    “别提这个女人了,她纯粹是一个势利小人,看我生意不好了,便背叛了我,有了外遇。我不能想到她,我一想到她就想杀人!”
    “现在我要关上门窗,关上灯管。请你闭上你的眼睛,听我说:有一个人,一个男人,小时候受尽贫穷的折磨,贫穷给他带来恐惧与自卑,他从小就发誓长大之后要变成富人。他长大之后通过辛勤的工作和不断拼搏终于发了大财,娶了漂亮的老婆,也赢得了人们的赞赏和羡慕。可是,后来他因为运气不佳突然失去了他赚来的金钱和财富,他还生了一种很难治愈的病,他漂亮的太太也因为嫌弃他穷离开了他,与另一个富人跑了。唉——,这个男人晚年很惨,他不仅变得一无所有,而且还百病缠身。试想,一个人在这种情况下身边无朋无友,心中没有信念和希望,那会是什么样子……?”我说着,并且夹带着一种很恐怖的语调。
    “行了,你不要再说了,快把灯打开!”蒋庆发打断了我的话,他向我大喊道。
我打开了灯,屋子里又亮堂起来。此时,我发现蒋庆发脸色变得苍白,全身肌肉都在颤抖,眼睛里充满异样的恐惧的神色。他告诉我说,我刚才所描述的情景让他产生了一种崩溃的感觉。我告诉他说,这正是一个人丢失了灵魂之后所产生的感觉,而当一个人的灵魂丰盈的时候,他是绝对不会产生这种崩溃感的。蒋庆发听了我的话之后,他拒不接受我的观点,他否认人有灵魂,当然也否认灵魂的作用。针对他的这种态度,我没有选择和他争论下去,我打算换一种方式让他去结识和感受灵魂的存在。
    通过想象去结识灵魂
    我非常欣赏伟大的心理学家、思想家长尔·荣格的一句话:每一个心理问题归根结底都是一个宗教问题。而宗教关注的是灵魂的法则而非物理法则。当今时代,由于人们过分重视物质而轻视精神,造成了可怕的身心分裂与内在精神世界的空虚。正是因为这一原因,才导致了我们的时代成了制造神经症的时代,如今,在任何一个物质主义盛行的地方,都有大量的神经症患者与精神病患者。那么,我们怎样才能获得心灵与肉体、思想与生活、精神与物质的和谐统一的生活呢?答案是我们必须获得灵性,而寻找灵魂的过程就是获得灵性的过程。寻找灵魂靠的不是推论、计算、实验,而是一种特殊的方式,即靠的是体验和想象。
    我第四次约见蒋庆发的时候,我让蒋庆发仰视着太阳,然后给我讲述一下太阳是什么。蒋庆发对我说,太阳是比地球更大更热的星球,其他的他也不知道了。我对蒋庆发说,太阳是太阳系中的中心天体,是距地球最近的恒星,论其大小与亮度均属中等,论温度和半径则属于G1型矮。太阳的体积是地球的130万倍,质量约为地球的33.46万倍。太阳表面辐射有效温度约为5740K,而中心温度可达到1500万K以上。太阳是由氢和氦及少量重元素组成的,太阳的热量正是氢燃烧的产物。若干亿年之后,太阳的核能源会全部耗尽,太阳会变成不发光的致密天体——黑矮星。
    “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太阳真的会变冷吗?” 蒋庆发听我讲有关太阳的知识,他感到很惊奇。
    “从理论说,太阳肯定会冷却。我刚才给你讲了很多有关太阳的知识,你听后有什么想法?”我说。
    “原来太阳是气体,是氢气组成的,这一点我原来一点都不知道。” 蒋庆发说。

    “不,太阳不是一团巨大的燃烧的氢原子团,而是有灵魂的。古代埃及人称它为瑞或拉,认为它法力无边,并创造和统治万物。  

    古希腊人称它为阿波罗,认为它是仅次于神王宙斯的大神。当年,阿波罗曾狂热的爱上河神佩纽斯的女儿达佛涅,并创造了动人的爱情故事……”我对蒋庆发说。

    “咳,这些纯属胡编乱造——无稽之谈!” 蒋庆发没等我将话说完,就撇出了这句话。
    “梁祝死后化蝶的故事存在不存在?”我问。
    “肯定不存在,也是胡编乱造的。” 蒋庆发说。
    “你想过没有,如果没有化蝶的想象,梁祝的爱情故事还会有动人的成分吗,还会流传至今吗,人们还会将它谱成动人的乐曲吗?”我问。
    蒋庆发沉默了。接着,我对蒋庆发说,人有理性、感性和灵性,如果人仅仅依靠理性去认识世界,那么这个世界便会变成一部机器,一部冰冷的毫无美感的机器。而当人学会用感性和灵性去认识世界,那么世界就会充满感动、美、神奇和爱。而感性需要激情来激发,灵性需要想象,当一个人的想象力枯竭之后,他的精神就会走到狭路上,或者干脆走到死路上。
因为我所提及的有关灵性的问题是蒋庆发从来未涉及过的问题。为了让蒋庆发对灵性的存在有一个真切的感受,我特意为蒋庆发安排了一次体验。
    我让蒋庆发坐在一个没有任何亮光的小屋子里,然后用语言诱导他,让他想到死亡的情景。我告诉他说,他有可能很快就死亡,对于尸体来说,6月份的天气不到3天就会腐烂变臭,然后失去形状,不到1个月,人就会变成烂肉。随着死亡的来临,你拥有的一切均不能由你来支配,都变成别人支配的东西。当我讲到这里时,蒋庆发喊着要我把灯打开,他告诉我他非常害怕死亡,更不敢想到死亡后的情景。我告诉他说,我刚才讲的正是客观存在的,我是在用理性看待死亡。接下来,我打开屋里的紫蓝色的灯光,让蒋庆发微微合上眼睛。我对蒋庆发说,人死了之后,灵魂及整个生命会飞升起来,离开地面,升入空中。升呀升呀,升到一定高度,灵魂会顺着一道蓝光飞向一个广阔的世界,那儿遍地都是鲜花,空气里飘着香味,泉水里涌着圣水,那儿鸟儿满地飞翔,灵魂在那找到欢乐。当我用一大堆诱导语言向蒋庆发描述死亡的另一种情景时,我发现他脸上一直都堆着喜乐和安详,没有一丝一毫的恐惧。我让蒋庆发睁开眼睛,说出自己刚才的内心感受。蒋庆发似乎一下恍然大悟了,他告诉我说,其实想象还能为心灵找到出路。我告诉蒋庆发说,心理治疗有时候只不过是把想象带到缺乏想象的领域去。
    我对蒋庆发的最后几次治疗集中引导他关注自己内心的声音,关注灵魂。蒋庆发在经过长达半年的治疗后,重新树立起生命的信心,他已经学会用广蕴的知识看待世界,而不是用机械的眼光看待人生。他的心境障碍也随着他人生观的转变而消失得无踪无影。

友情链接

·525心理网 ·中国心理学会 ·湖北青少年心理在线 ·华中科技大学大学生发展研究与指导中心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心理咨询中心 ·壹心理 ·心事鉴定组 ·武汉大学自强学堂网站 ·中华心理教育网 ·心理月刊 ·华夏心理网 ·知乎精选-心理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