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愿意娶(嫁)现在的自己吗?-中心介绍-武汉大学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中心

心理美文 你愿意娶(嫁)现在的自己吗?

你愿意娶(嫁)现在的自己吗?

2016-05-18

一、700多天的变化

“滴滴滴滴”,我的QQ提示有新消息。

“你愿意娶现在的你吗?”打开一看,是一条来自Y先生的消息。

这是什么鬼问题?“当然愿意了!”我不假思索地回过去。“怎么想起问这个?”Y先生是我的老同学,因为同样爱好心理学,没事时我们经常会聊些貌似奇怪的问题。

“你先说说你为什么愿意娶自己?”

“等等……你是说我变成了一个男版的我,然后娶女版的我?这画面,简直不要太美啊……两个几乎一样的人在一起真的好吗?你是不是想问两个人是性格互补好还是性格相似好?”

“你真心想多了!我只是问,如果你是一名男性,普通的男性,会不会爱上现在的你,并且愿意娶你?”

“啊——原来如此,你是想考察我的自恋水平对不对?”

“嘿嘿,你还记得你两年前怎么回答的吗?”

两年前?他问过我吗?我迅速把思路倒带到那个时候,那会儿我刚失恋,隐约记得他的确问过我类似的问题……“谁会喜欢我啊?年纪一大把了,要颜没颜,要胸没胸,既不会撒娇,也不会做饭,既不是白富美,也不是傻白甜,你说,换你,你会喜欢我吗!”回想起那时候我的自我评价,我差点惊出一身冷汗来。

“经你这么一说,看起来我养伤养得不错!”我有点得意地回复他。“我觉得我现在已经慢慢找回了自我,你看,我做着自己喜欢的事,经济独立,人格也越来越独立了,也不再那么焦虑那么没安全感了,而且经过这两年,我发觉自己还是很上进的,对自己不抛弃不放弃,一直在努力寻找答案,探索自我,这样的妹子,多难得呀!”

在屏幕上敲下这一番话之后,我才惊讶地发现我的评价体系在不知不觉中变化了。原来的我,更多地是用男友的标准、用社会上通行的标准看自己,而且多是一些外在的、表面化的把女人“物化”的指标,而现在,我更关注自己的内在世界,更看重自己的感受——我开始有了自己的、“人化”的标准。

“是啊,”Y先生回复说,“你这两年没白过,走出了自卑的阴影,可喜可贺呀!”

“唉,往事不堪回首……你说,那时候我为什么我就那么瞧不上自己呢?你知道吗,有句话让我感触特别深,就是‘明明在认识你之前,一切都很好’,为什么我一谈了恋爱,自信就全没了呢?是不是因为前男友总是贬损我?”

“有这方面的原因,不过,或许也有更深层次的原因。”我刚要揪住他问个明白,他却说:“抱歉我这边有点事,先下了,回头聊!”Y先生的头像灰了下去。

我盯着屏幕琢磨起这个问题来……

二、你是真的自信吗?

我想起了有次在网上读到的一篇报道,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研究员蔡华俭曾经在2008年开展了一项针对中国人的大规模网络调查。调查结果发现,现在的中国,年轻的比年老的更自恋,生活在城市的比生活在农村的更自恋,有钱的比没钱的更自恋,独生子女比非独生子女更自恋,持个人主义价值观的比持非个人主义价值观的更自恋。然而,蔡华俭也指出:“我看到不少学生自我感觉非常好,非常以自我为中心,但同时又特别脆弱,即使有时出现了错误,也没人敢说,因为大家都怕出事。”

这让我想起了一句话,过度的自恋和自卑其实是一个硬币的两面。过分自恋的人的自我并不是强大的、坚不可摧的,相反,他们十分脆弱,有着深刻的自我嫌恶和极度的不安全感。

这样的人在亲密关系中,最明显的表现莫过于三个字:玻璃心。就拿我自己来说,那个时候,我更多地还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是不是生我气了?”“我又做错什么了?”“他到底爱不爱我?”“他为什么这样对我?”……翻来覆去都是这些关于“我”的问题。男朋友和我聊工作上的事情,我也很少真正投入地去听。

他的一个动作,一个表情,我常常都觉得和我有关。比如有一次,他回家进门没和我打招呼,我就有点不高兴:“你怎么了?是不是还生我气呢?”搞得他超级无奈,差点又吵一架。

可那时我还特别喜欢听他夸我,他表扬我一句简直能让我飞上天,可是他对我稍有不满,我的情绪又会立刻跌倒谷底,一个人闷闷不乐,如果赶上特殊的那几天,哭天抹泪就更是免不了的。

如今了解了一些心理学才明白,那时的我陷入了又自卑又自恋的怪圈里。在内心深处,我其实并不相信自己,不相信自己值得被爱,可另一方面,又觉得自己是个与众不同、清新脱俗的姑娘,应该得到一份琼瑶戏里一样轰轰烈烈至死不渝感天动地的爱情。

如今回想起来,唉,突然对我的前男友泛起了一阵同情。

三、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我们难以喜欢上自己?

前两天,我在小区里看到一件事,有个爸爸带着女儿在外面玩,小丫头三四岁的样子,经过一辆停在路边的汽车时,她看到了车身反射出来的影子,于是拎着小裙子左扭右扭像模像样地对着“镜子”说起来:“魔镜魔镜,谁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还一连问了好几遍。这时她爸爸走远了,她这才赶紧追上去,边追边喊:“诶——镜子镜子!你怎么跑啦!”

你看,人总会下意识地说出真相,在我们小的时候,父母就是我们的镜子,他们的态度,会深刻地影响我们如何看待自我。

我童年里的很多美好回忆都和爸爸有关,我记得他给我买玩具,买书,买糖果,还带我捞鱼,放风筝,我最害怕的看牙也都是他陪我去的。可是,在这些记忆里,却罕有父女间的亲密,我总是默默地走在爸爸身后,或是坐在他的自行车上,爸爸的话总是很少,笑容也很少,他的世界也多是沉默的,妈妈不停地抱怨他抱怨生活的时候,很多时候我都听不下去了,他依然沉默。

当爸爸和妈妈不停地议论着单位里的人事纷争,我却只能安安静静地在一旁写作业,我唯一的感觉就是,自己是个局外人。于是,到了情窦初开的时候,我想象出各种关于爱情的美好情节,似乎是为了弥补自己曾经的爱而不得。表面的乖乖女,优等生,内心里却有着不为人知的幻想中的情海汹涌。不知不觉中,我便把自己与那些完美的故事合二为一了……

另一方面,我在童年这场“三角恋”里的姿态,一直延续了下来。找了男朋友之后,我总是感觉自己不是最重要的那一个,不是可以光明正大地爱与被爱的那一个,不是真正的“女主人”,我甚至隐隐约约觉得自己总有个对手,尽管我说不清那对手是谁。我的那份“作”,也不知是针对男友的,针对生活的,还是针对我自己的。

如今才懂,这场情感之战,早在还没有开始的时候,我便输了。

我的朋友H小姐也曾和我苦诉在爱里越来越卑微的情形。她其实很漂亮,身材也很好,可是她的自信度却和她的外观不相称。她告诉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和妈妈之间的感觉就越来越微妙,妈妈仿佛总是提防着她什么似的。她的妈妈是老师,政治课老师,也是学校的教导主任,很严肃很正统的一个人,总是告诫H,女孩子一定要自尊自爱,稳重矜持。H妈妈还曾经处分过学校里的一个女生,据说是因为早恋。“其实那个女孩子笑起来可好看了,连我见了都心动……”H曾经这样形容。

“我听着妈妈的话长大,以为自己是最纯洁最好的女生,”H说,“可是呢?看着老公盯着那些美女的样子,我又觉得自己像个石头人一样没用,从表情到身体,我都觉得自己是僵的……”

到底是什么,让我们原本像花朵一样的生命无法骄傲绽放?

对妈妈的认同,对靠近爸爸的纠结,无形之中让我们把自己看成了一个缺乏吸引力的笨拙小孩。我们像妈妈一样难以接纳自己的女性魅力,就像一朵花不能自然的开放,只能谨慎地蜷缩着自己的花瓣,在爸爸那里又体验不到被喜欢的感觉,无法在潜意识中留下“我是被男人喜欢”的概念。我们在亲密关系中以一种糟糕的自我意象敏感、不安、焦虑而又干瘪无趣地存活着。这样的女人,我们会爱上她吗?

四、成长的机会,就在自己手里

再遇到Y先生,我把这些感悟与他交流。“你说,这种原生家庭带来的自卑感,在亲密关系里该怎么克服?”我问他。

“这应该问你自己啊,我看你现在就挺自信的啊,那你又是怎么起变化的呢?”

我一愣,仔细想了想,这大概首先得益于离开了总是打压贬低我的男友,后来,在网络上我结识了一群志趣相投的好朋友,她们都挺欣赏我的,给了我很多鼓励。“我想是朋友们一点一滴的温暖帮我重拾了信心吧。

“还有呢?”

“工作,我现在的这份工作,我特别喜欢,也是我擅长的,很有成就感,所以就越来越相信自己了。”

“那……父母呢?”我知道Y先生问的其实是问题的病根。

“我现在心里清晰多了。其实,让自己停留在过去那个小女孩的状态里,是不肯放下与爸爸妈妈的联结感,不肯走出作为他们女儿的角色,不肯长大为自己负责。现在,我会对自己说,我是他们的女儿,我更是我自己,我已经成年了,我需要为自己的一切负责,我要有自己独立的人生。

“哟,不错啊,你这是独立宣言吗?”

“哈哈,这么说吧,以前我是爸妈那家‘公司’的员工,现在我单干了!我要做自己的CEO!我要用全新的眼光重新审视我自己。”

“审视之后咧?你愿意娶现在的你吗?”

“这个嘛……我要好好和她谈场恋爱才知道……”

有人说,一个好的问题,顶得上十个好的回答。“你愿意娶或是嫁现在的自己吗?”就是这样一个极好的问题。

这个问题就像一面“照妖镜”,你可以把自己对这个问题的第一反应写下来,客观地看一看,反问一下自己:“我真的是这样的吗?”追问一下自己:“我为什么会这么看自己?”或许你就会从中发掘出自己人生的痛点,而这些痛点也将成为你的成长点——觉察到是什么让你对自己不接纳,深度理解自己的大门便打开了。

这样的你,不知会比那些糊里糊涂结婚生娃的人聪明了多少倍,当你把握住这个突破口,你便会成为更清醒、更理性的自己,更有底气、有智慧地承接一份更美好的感情。

——转自壹心理,文:April

友情链接

·525心理网 ·中国心理学会 ·湖北青少年心理在线 ·华中科技大学大学生发展研究与指导中心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心理咨询中心 ·壹心理 ·心事鉴定组 ·武汉大学自强学堂网站 ·中华心理教育网 ·心理月刊 ·华夏心理网 ·知乎精选-心理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