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实现不了怎么办?-中心介绍-武汉大学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中心

心理美文 梦想实现不了怎么办?

梦想实现不了怎么办?

2016-05-11

你现在在多大程度上实现着自己儿时的梦想?

我小的时候有好多梦想,有些实现了,有些没有实现,还有些我现在做的事情是小时候的自己做梦也想不到的。小学的时候我只想当偶像剧女主角,被全班最帅的男生喜欢,然后一起叛逆-可惜这件事从来都没有发生;初中时我喜欢天体物理,我买了天文望远镜,看了霍金的时间简史,然后想成为霍金那样的人-可惜我到了高中就变成了看看科幻世界的水准;高中时我想过既然我很喜欢动画,那我要不要成为一名美术生-老师说成绩好就不要学美术了(老师是有多歧视美术生!)。

生命是一条你永远无法预测的轨道。这些梦想现在几乎都离我很远,但它们还是在我身上留下了足迹。现在我正在学着如何成为一名插画师,这肯定与我一直以来对色彩和人物绘画的热爱是分不开的。但是我也在想:现在的我,还会梦想着成为一名职业的艺术家吗?

我想大概不会了。因为我清楚的明白最能给予我意义感和快乐的,不是仅仅成为一个艺术家。同时我也清晰的认识到自己的局限,那些我花了数小时画的东西,也许还不及另一个人寥寥数笔的勾勒,而我的确也没有时间每天投入地精雕细琢自己的绘画技巧。我只能用我有限的时间,表达我想描绘的东西。

今天我想邀请你一起探讨直面生命中所有失去和失落,然后抱着对生命的谦卑和臣服去生活的第二部分:失落的梦想

失落的梦想

生命中的失落是说真的有些梦想,我们意识到,因为自己的局限,可能真的无法完成。欧文亚隆在自己的小说里不止一次的提到他的来访者的职业,其中好像有起码两位都是芭蕾舞演员,却都因为自己的身体疾病,不得不在很年轻的时候放弃对自己像生命般重要的芭蕾舞事业。

欧文亚隆在[一日浮生]这部小说里也讲了一位遇到“写作瓶颈”,在自己20岁的时候就想写一部关于尼采的小说,却在年过八旬都没有任何进展的来访者。读到这个故事的时候我也觉得错愕:到底是要去欣赏这位老人的执着,还是为他在毫无进展中蹉跎自己的生命而扼腕叹息?

多年前我还在读土木研究生的时候,就一直执着的想要去美国读心理学博士,可是我一直没有去成。我曾经有一年多的时间都在教托福考试,它跟土木或者心理学都没有任何相关。我还记得自己大学和研究生时的死党略带讽刺的说我:“我觉得你很可能就一直教英语了。”(他自己也不喜欢土木,但是还是读到了博士毕业。)

但是我知道我不可能一直教英文,因为我的全部天赋,热情,才华和意义在教英文这件事情上得不到充分的表达。最后我还是如愿以偿的学了心理学,走上了这条我真正喜欢的道路。并且更有趣的是,我现在并不那么急着想去美国,因为我发现我并不是真的喜欢做心理学实验或者搞科研,而是更喜欢可以真正帮助到别人的团体和个案咨询。我想有机会我还是会去美国,但仅仅是为了看看不一样的文化和世界,而不是像当初想的那样:挤进最顶尖的学术殿堂。

我在想,如果一个人真的可以直面她的失去和局限,她会有什么不同?我想那会是一份坦然。他会发现,原来自己“失去”和“错过”的很多梦想,其实有些是一时兴起的幻想,有些是并不能充分表达自己全部意义,热情和天赋,有些是因为身体或者其他客观的原因无法从事,有些则是在生命发生重大转变后自然变得没那么重要的事情(比如一位从前想当创业公司的CEO, 生了一个患有自闭症的孩子之后转而开始关心所有自闭症儿童的母亲)。

是的,很多梦想我们不会实现。但是这种直面生命局限的态度并不是悲观,相反,它是在我们有了更加清晰的自我认知以后,能够成熟面对失去和放弃的一种态度。

顺从自己的心,更顺从生命的偶然和不确定性

现在你会听到很多名人做演讲时都说follow your heart(跟随你的心),我自己也在2009年的时候深受乔布斯的鼓舞,决定跟随自己的心和直觉去生活。但是很多人都忘了提到,跟随自己心意可能还不够,我们还需要顺应生命的偶然和不确定性。

什么是生命的偶然和不确定性?Malcom Gladwell在他那本著名的[Outliers]中有个特别有趣的发现。从前我们讨论成功更多的是谈天赋和个人努力,但是Gladwell却在他的书中通过非常有趣的研究和数据告诉我们:你出生的时间或者地点都会深深影响你的成功和命运。Gladwell甚至用他的数据推测出:如果你要成为比尔盖茨或者乔布斯那样的IT巨头,你必须出生在19541955年之间。

Gladwell在书中借用Microsoft的一名高管的话解释道:“1975年是个人电脑革命的春天,如果你在那时已经太老了,也许你早就已经在IBM找了一份工作,而一旦你在IBM有了一份工作,你就很难向着新世界转变了。你在一个数亿美元的大公司工作,有着不错的薪水,你就会想 ‘为什么要因为那些小破电脑而毁了自己的前途呢?’” 所以Gladwell推测在1952之前出生的人都不太有希望了。

同时你也不能太年轻,你需要在1975这个时间刚刚好迈入事业的起点,所以你不希望在1975年自己都还只是个中学生,所以Gladwell又排除了1958年之后出生的人。所以最理想的年龄是你足够大,能够赶上这场1975年的革命,却又足够年轻,不至于错过它。最后,Gladwell得出结论,这个人最好是在1975年时恰好是2021岁这个年纪,也就是出生在19541955年之间。

有趣的是,比尔盖茨的出生时间是19551028号,保罗艾伦(微软的联合创始人)的出生时间是1953121号,史蒂夫·鲍尔默(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的出生时间是1956324号,乔布斯的出生时间是1955224号,埃里克·施密特(谷歌前CEO)的出生时间是1955427号……

当时看到这些数字我惊呆了,我一直深深钦佩这些人的天赋,才华,勇气,创新精神和坚持不懈的努力,却忘了他们的成就其实也有太多的偶然。这种偶然是一个时代的脉搏,是一种革命的兴起或者衰落,是一个历史背景下的时势造英雄。

同样如果你仔细想想中国的现状,阿里的创始人马云出生于19641015日,百度创始人李彦宏出生于19681117日,腾讯创始人马化腾出生于19711029日,这些数字又说明什么?因为1990年代正是中国的互联网开始兴起的时候,按照Gladwell的思路,他们的出生日期正好赶上了中国的互联网革命,他们在那个时间,都是刚刚好20岁左右的年纪。

我又想起Michael Sandel在他的哈佛大学公开课[Justice]上发生的一件有趣的事情。他在讲什么事公正时对讲台下的同学们说:其实你们能来到哈佛读书,也是一种继承。有同学站起来反对:“老师,你不同意你的说法,我能来哈佛,完全都是靠自己的勤奋,并不是继承什么。”

Michael Sandel反问他:“你难道觉得勤奋本身不是一种继承吗?你有相对安全的环境学习,你不用担心下一顿饭在哪里,你所住的社区没有一群贩毒或者抢劫的失足青年拉你下水,也不用忍受吸毒的父母,你觉得这些不是一种继承吗?”

前两天跟好朋友讨论我们出生的年代时,也深深地感到庆幸。我们的祖辈在生存线上挣扎,他们很难有自我和自主,但是他们还是养活了我们的爸妈。爸妈也没有自我,但是他们已不再为生存挣扎,而是想办法让我们受到更好的教育。到了我们这一代,我们才敢谈自我,才敢去追求自我实现和做自己,这难道不也是一种继承吗?

我想这就是对生命的臣服:我们意识到自己真的很渺小,我们身上不可避免地带着自身文化给我们的局限,带着我们出生的时间,地点和家庭背景给我们的局限,带着我们天赋和身体的局限,带着整个我们生活的时代给我们的局限,其实很多事情是偶然和无法预测的。

当然我并不是想鼓励你否认为自己的生活负责,而是想邀请你看到我们所生活的时代,社会和整个环境给予我们的局限。我们自然是要跟随着自己的心做选择,但同时我们也需要看到有些梦想,也许因为外部环境的局限,我们永远无法实现。

对生命的谦卑和臣服

那个没有实现梦想的我们,并不是说就无能地放弃了自己的理想,而是随着我们对自己理解的不断加深,随着我们对生命的不可预测的理解,随着我们对自己的全部天赋,才华,热情,意义和局限的了解,我们终于愿意放下之前我们无法放下的梦想,转而去追求真正能够让我们做自己并且表达自己的梦想和目标。

我们可能在生命的长河中遭遇前所未有的打击,那个让我们的舞蹈梦破碎的骨折,那次让我们无法成为歌手的咽喉手术,那次让我们双目失明,耳朵失聪的疾病(比如海伦凯勒),所有这些意外都会彻底粉碎我们之前的梦想。但是当我们悼念了已经死去的梦想,从过去的灰烬中抬起头,那份重新燃起的希望和新的梦想,是对生命中所有失去和无奈的臣服,是对生命局限的谦卑。

历史有它自己的脉络,我们每个人的存在都有一种偶然性。我们无法选择自己出生的时间,地点,无法选择我们的父母和家庭背景,也无法选择我们会遇到科学或者社会怎样的变革。所以此刻我更加珍惜自己拥有的一切,也对于自己的局限有了更好的接纳。

我知道我生命中继承了很多别人不曾继承的东西:就像Michael Sandel说的,我的勤奋本身就是一种继承;我的父母也有各自的缺陷,但他们在自己的局限内全心全意地爱我;我有着健全的身体,智利并且受到良好的教育;我的父母没有给我经济负担,所以我可以追求对自己来说最有意义最给我快乐的事业,能够有勇气放弃之前我不喜欢的东西;我有几位可以深度交流的闺蜜和挚友,有很多心意相通的朋友;我生活在这个互联网最发达的时代,所有的资源唾手可得。我的努力,在这一切继承当中,都仅仅是起了一部分作用而已。对于这部分继承,我真的唯有感恩。

当然还有一部分继承是我的局限,是我需要臣服和接纳的。我并没有从小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在摸爬滚打中20多年才模糊的知道自己的热情,价值和意义究竟是什么。我渐渐清晰地知道我喜欢咨询,喜欢绘画,也喜欢写作。如果我要去跟和我同龄的资深咨询师,已经画出了惊世骇俗作品的画家,或者已经出版了多部畅销著作的作家相比,我可能会自愧不如。但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这也是我的继承。

我想我还是会带着自己对自身局限和社会局限的认识不断探索自己新的可能。同时我也知道,对生命的谦卑和臣服本身,意味着我不再因为这些局限去评判任何人,包括我自己。有些梦想的确不会实现,但那又怎样?总有更能唤醒我在当下局限里所有热情,才能和意义的事情等着我实现。

很喜欢昨天一位叫小疯的读者送给我的罗曼罗兰的一句话: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之后继续热爱生活。

——转自壹心理,:Joy Liu

友情链接

·525心理网 ·中国心理学会 ·湖北青少年心理在线 ·华中科技大学大学生发展研究与指导中心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心理咨询中心 ·壹心理 ·心事鉴定组 ·武汉大学自强学堂网站 ·中华心理教育网 ·心理月刊 ·华夏心理网 ·知乎精选-心理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