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孤立引起的健康问题-中心介绍-武汉大学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中心

心闻视野 社交孤立引起的健康问题

社交孤立引起的健康问题

2016-03-24

 这个澳大利亚的研究团队曾证明了退休后社交团体的重要性,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现在,这个团队又将改变孤独的年轻人的生活。

 

昆士兰大学心理学院的Catherine Haslam教授及其团队花了3年时间研究解决社交孤立引起的健康问题的干预方案。

 

Haslam教授表示,事实上,很多健康问题在社交孤立的人身上的发生率更高,我们的项目“Groups for Health”就是针对这一问题的。如果我们能够促使人们掌握参与有意义的社会团体的技能和资源,那么这种作为大型团体的一分子的感觉会使他们感觉更充实更有活力。

 

Haslam教授及Tegan Cruwys博士,Alex Haslam教授, Genevieve Dingle 博士和Melissa Xue-Ling Chang研究了158名成年人的情况,这些人都曾有过轻微的抑郁症和焦虑症的临床表现。

 

一组参与者完成了“Groups for Health”,同时监测了对照组6个月内的情况。在完成项目的参与者中,有68.5%报告感觉不那么孤独了,68.5%报告压力有所降低,64.8%报告不那么抑郁了。而对照组的参与者报告自己的情况并没有改善,完成“Groups for Health”的好处在项目结束后的6个月仍然没有消失。

 

通过探索他们的社团网络和对社团未来发展的建议,Groups for Health的参与者首先被教导社团对健康的好处。辅助人员帮助人们鉴别并加强已有的有价值的社团,建立新的社团联系,并帮助参与者解决这期间遇到的困难。

 

Cruwys表示,参与社团所得到的社会认同感对自我概念和生活选择极为重要,甚至比特质特征或个人身份还重要。社团将自我感知主观化的同时,还会对我们的思维方式、感觉和行为产生巨大影响。社会身份还为人们提供了脚踏实地的感觉,提供了生活的目标和归属感,这些都可以使他们变得更加坚强,尤其是在他们脆弱或受到挑战时。

 

这个关于社会身份和健康的研究已发表在了 Journal of Affective Disorders 杂志上。

 

今年早些时候,这个研究团队与Niklas Steffens博士和Jolanda Jetten教授合作,发现退休6年后保持2个社团的人死亡率为2%,而失去两个社团的人死亡率高达12%。

 

目前,这个研究团队正在为新书“新的健康心理学:解密社交治愈法”收尾,这本书包含了这个团队针对不同人群的研究。


 

Catherine Haslam et al. Groups 4 Health: Evidence that a social-identity intervention that builds and strengthens social group membership improves mental health, Journal of Affective Disorders (2016). DOI: 10.1016/j.jad.2016.01.010

 

——转自来宝资讯

友情链接

·525心理网 ·中国心理学会 ·湖北青少年心理在线 ·华中科技大学大学生发展研究与指导中心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心理咨询中心 ·壹心理 ·心事鉴定组 ·武汉大学自强学堂网站 ·中华心理教育网 ·心理月刊 ·华夏心理网 ·知乎精选-心理学